2013年6月17日


via wiki
專有名詞的素樸理論宣稱,專名的意義就是它所指到或它所代表的物件。除了弗列格的困惑,這個派別還要面對另一個著名的挑戰──空名的難題(the problem of empty name)。空名(empty name)即是沒有指到任何物件的名字。諸如,「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奧德修斯」(Odysseus)、「帕格薩斯」(Pegasus)、「聖誕老人」(Santa Claus)都是空名的例子。由空名引發的問題,常見有兩類。

第一,許多時候,空名和非空名字(non-empty name)在句子裡扮演的角色一樣,對整個句子的意義有一樣的貢獻。正如「大衛休謨(David Hume)是英國人」有意義(meaningful),絕大多數人同樣認為「福爾摩斯是英國人」也是有意義的。相仿的例子並不罕見,例如「福爾摩斯是位偵探」、「帕格薩斯是隻飛馬」、「奧德修斯戰勝魔女喀耳刻,克服海妖塞壬美妙歌聲的誘惑」(取自wiki)。但若果專名的意義就是它的所指(referent),這些例子的意思應該無異於「…是英國人」、「…是位偵探」、「…是隻飛馬」、「…戰勝魔女…,克服海妖…美妙歌聲的誘惑」,因為它們的名字部分都不具意義。

雖然剛才的例子都是關於虛構事物(fictional objects)的故事內容,但這並非必要條件。例如「福爾摩斯是偵探小說的角色」、「帕格薩斯是希臘神話的生物」,便不是相關故事內的情節。但,同樣的,對絕大多數人而言這些都是意義完整的句子。

第二,存在否定句(negative existential sentence)就算含有空名,仍可以是有意義的。「福爾摩斯不存在」、「世界上根本就沒有帕格薩斯」、「Sorry! Virginia there is no Santa Claus.」皆是如此。若果專名的意義僅僅是它指到的物件,存在否定句則注定有意義上的缺陷,因為一個存在否定句如果為真,它涉及的專名便無所指,整句就會有部分是無意義的。顯然,絕少有人會同意存在否定句(若果為真)都會有這種缺陷。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