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9日

在眾多哲學議題裡,懷疑論(skepticism)或許夠資格稱得上是歷史最悠久的一個。有別於形上學的議題(metaphysical issue),懷疑論屬知識論議題(epistemological issue),是一種關於知識的宣稱。不過,懷疑論並不是單一派別,稱呼別人做「懷疑論者」其實十分籠統。懷疑論要依所懷疑的對象區分。最強的懷疑論立場宣稱沒有人擁有任何知識,這個立場叫做「global skepticism」,又可稱作「universal skepticism」或「absolute skepticism」。與之相對的是local skepticism,懷疑的對象只限於特定領域。例如,你和我都可能是關於蘇格拉底髮量的懷疑論者(認為,沒有人知道蘇格拉底的髮量),或者是關於撒哈拉沙漠沙粒數量的懷疑論者(認為,沒有人知道撒哈拉沙漠沙粒數量)。當然,這類知識甚少會引起人們的興趣。令哲學家關心幾千年的懷疑論,一般是指local skepticism當中的外在世界懷疑論(external world skepticism),宣稱沒有人擁有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

有兩個支持外在世界懷疑論的論證是這樣的:

(1-1). 我不知道我不是在做夢
(1-2). 如果我不知道我不是在做夢,則我不知道我有一雙手
(1-3). (因此)我不知道我有一雙手

除了做夢版,還有桶中腦版:

(2-1). 我不知道我不是桶中腦
(2-2). 如果我不知道我不是桶中腦,則我不知道我有一雙手
(2-3). (因此)我不知道我有一雙手

關於第一個前提,兩個版本的論證訴諸的場景(做夢、桶中腦)又做叫懷疑論場景(skeptical scenario)。關於第一個場景,有做過夢的人大抵都會有同感:夢中的人分不出自己是否在做夢。因為活在夢中的感覺和活在真實(外在)世界的感覺所差無幾。關於第二個場景,設想有一位非常厲害的科學家,擁有非常厲害的科技,而我只是他放在人工培養皿的大腦,除了大腦以外我沒有其他身體部位。這位科學家透過電腦儀器刺激我的神經系統,讓我有活在真實世界的感覺,但其實一切都是錯覺。同樣地,單憑內部感覺我沒辦法分辨自己是培養皿中的一顆腦,還是真的活在真實世界中。(想像在駭客任務所描述場景。)這兩個版本的第一個前提,諸訴我們對感官可靠性的原始直覺。

外在世界懷疑論當然不只想論證我們沒有關於自己雙手的知識,他們的目標更宏大,想要論證我們沒有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之所以會用這兩個論證,是因為「我有一雙手」可以改成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句子,例如換成「我有身體」、「地球上有很多桌子」、「銀河系裡有太陽系」等等。所以,結論和第二個前提的後件可以換成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句子,而不影響推論的有效性。這類的懷疑論論證都有一樣的架式(schema):

(1). 我不知道 ¬p
(2). 如果我不知道 ¬p ,則我不知道 q
(3). (因此)我不知道 q

「p」的位置可以放任何懷疑論場景,如果你設計出比夢場景或桶中腦場景更有說服力的懷疑論情景,都可以替換到「p」的位置。「q」正如剛才所說,可以換成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句子或命題。這類論證可以支持外在世界論疑論:我沒有任何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結論實在難以接受。要拒絕它的結論,只有兩個選擇:指出這其實不是有效論證,或指出至少有個前提為假。

1 comments:

  1. 那麼,上述懷疑論論證是一個valid and sound的argument嗎?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