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專名的意義是甚麼?語言哲學裡有一個相當多人擁護的派別,認為專名不過是種標籤(tag),直接「黏貼」在物件上,所以專名的意義其實就只是它所代表的物件,例如「比薩斜塔」的意思就是比薩斜塔本身。這個派別有好幾個名稱,一般叫做(專名的)素樸理論(The Naive Theory (of names))、直接指稱理論(Direct Reference Theory)或MillianismNathan Salmon在Frege’s Puzzle稱之為「The Naive Theory」;Scott Soames在Beyond Rigidity用的名字是「Direct Reference Theory」;Saul Kripke在Naming and Necessity叫它做「Millianism」,因為這個觀點據聞(現代)最早由John Stuart Mill提出。

傳統的素樸理論會遇到好幾個嚴埈的難題,其中最知名的莫過於「弗列格的困惑」(Frege’s Puzzle)。弗列格的困惑源於德國哲學家Gottlob Frege的著作,尤其是他在1892的文章“Sense and Reference”。不過,弗列格的困惑其實有多個版本,談到這個困惑,可能指以下三個之一,可能只指其中兩者,也可能泛指三者。

1 等同語句的認知意義

假定「a」和「b」都是專有名詞,是同一個物件的兩個名字,如「羅琳」(J. K. Rowling)和「蓋柏瑞斯」(Robert Galbraith)。顯然

(1). a=b (如,羅琳是蓋柏瑞斯)

能傳遞信息、具信息內容(informative),但是

(2). a=a (如,羅琳是羅琳)

卻沒有傳遞甚麼信息、不具信息內容(uninformative)。若果專名的意義就是它所指的對象,「a」和「b」既然指到一樣的對象,便該有一樣的意義,所以「a=b」和「a=a」也該傳遞一樣的信息,會一齊有信息內容或者一齊沒有信息內容,而不會一個有、一個沒有。退一步,即使有人堅持(1)和(2)同樣都有信息內容,但根據素樸理論,它們的信息內容應該要一樣,然而這兩句明顯傳遞了不同訊息,與素樸理論相抵觸。

2 信念報告的可替換性

假設小明只有非常貧乏的歷史知識,只聽過零星幾個的簡短的歷史故事。恰好在他聽過的故事裡,有關羽斬華雄一段,未經細思,小明便接受了這段故事。此時,

(3). 小明相信關羽溫酒斬華雄

(3)是真的句子。然而,小明並不知道關羽又叫做「關雲長」,他甚至誤以為關雲長是另一個人,未曾將「關雲長」和「華雄」連結在一起。在這情況下,另一個句子(4)似乎是假的:

(4). 小明相信關雲長溫酒斬華雄

但由於「關羽」和「關雲長」所指一樣,根據素樸理論,它們應該有相同意義,所以,如果素樸理論正確,把(3)的「關羽」換成(4)的「關雲長」,不應改變兩句的意思,更不會改變它們的真假值(truth-value)。

3 非信念報告的可替換性

Nathan Salmon在Frege’s Puzzle (1986)主張,弗列格的困惑不僅有上述兩種形態,它可以不涉及等同符號(identity symbol),也不須明顯地提到某人的信念狀態(belief/doxastic state)。比如,以下兩句對許多人而言,便顯然含有不同意義:

(5). 如果長庚星是行星,啟明星也是行星

(6). 如果啟明星是行星,啟明星也是行星

縱使「長庚星」和「啟明星」都是指金星,(5)和(6)的意義看起來依然有所不同。但如同前兩個例子般,如果專名的意義不過就是它所指到的物件,(5)和(6)在意思上應該沒有任何分別。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