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3日

「人身攻擊」(personal attack)和「人身攻擊的謬誤」(the fallacy of argument against the person)是不同的概念。「人身攻擊」泛指所有針對個人特徵的攻擊,但要犯上「人身攻擊的謬誤」,非但要針對個人特徵攻擊,還要以此推論不相干的結論。犯上人身攻擊的謬誤固然就是人身攻擊,但人身攻擊卻不一定犯人身攻擊的謬誤。

人身攻擊的範圍很闊,包括針對個人特質的謾罵、斥責、指控、批評等等。母親看到兒子成績單滿江紅,罵他不上進,是在攻擊兒子的學習態度,是人身攻擊。家庭觀眾投訴欣宜扮白雪公主噁心,是在攻擊她的外形和觀感,也是人身攻擊。人身攻擊所針對的個人特徵不一定要對方真的具備,例如,有些阿伯看到遊行隊伍,就罵遊行示威者漢奸、走狗,即使示威者根本就不是漢奸走狗,這也是針對個人品格、動機的攻擊,也是人身攻擊。在這個意義下,只要對對方的個人特質作出負面評價,就是人身攻擊。

人身攻擊不一定是謬誤,甚至不一定是錯誤,否則就連母親罵孩子「不上進」、民眾指責變態殺人犯「冷酷無情」、歷史學家批評毛澤東「獨裁」,也會是錯誤、謬誤。我們抗拒人身攻擊,通常是基於禮貌方面的理由,畢竟,人身攻擊令人感覺不尊重對方、不夠和諧。然而,我們抗拒人身攻擊的謬誤,則是基於理性方面的原因,因為人身攻擊的謬誤是一種理性思考上的錯誤。

罵賤人「賤人」、罵貪官「貪官」、罵獨裁者「獨裁」,雖然都是與事實相符的攻擊,但基於事實的推論,也可能犯人身攻擊的謬誤。譬如因為毛澤東獨裁,就推論他的詩一定沒有藝術價值,便是由個人特徵推導不相干的結論。又,試想像有人說:「奧巴馬全身都是令人討厭的黑皮膚,一定不會是好總統。」這個講法不但攻擊奧巴馬的膚色,還企圖以此推論他不是好總統。「膚色」和「好總統」之間沒有邏輯/因果(等)關連,企圖以「膚色」推論「不是好總統」,也是犯了人身攻擊的謬誤。與人身攻擊一樣,就算被攻擊者沒有被攻擊的個人特徵,依然可能是人身攻擊的謬誤。廣大興事件期間,不少台灣人認為要把台灣漁民的痛苦加諸在境內菲勞身上,部分台灣人反對以暴易暴。試想像有人這樣回應:「你們這群菲律賓走狗,肐膊兒往外撇,說甚麼反對暴力,那都是錯的。」假如他想由「你是菲律賓走狗,而且你說不該以暴易暴」推論「『不該以暴易暴』是錯的」,即使你事實上不是菲律賓走狗,做這種推論的人依然犯了人身攻擊的謬誤,因為是不是走狗和該不該以暴易暴是兩碼子的事。

人身攻擊雖然常見,也較易辨別,但要確切找到人身攻擊謬誤的實例就難得多,因為很多人都會故意講得模稜兩可,令聽者難以清楚確定他有沒有做推論的企圖。譬如陳淨心在「一切從普選開始」論壇,指責立場相反的政治人物,她說:「你們不是政客,是政棍。」明顯地,「政棍」一詞帶有負面意味,陳淨心是人身攻擊。但她究竟有否企圖以此推論甚麼相干或不相干的結論,就難判斷得多。同場的劉嘉源說:「我不介意艷星做特首,不過我頗介意陳女士水平的人做特首。不過,我介意是沒用的,我們爭取陳淨心女士在無篩選的情況下有權參選特首。」這句縱有人身攻擊的嫌疑(攻擊陳淨心水平低),但就相對明顯不是人身攻擊的謬誤(沒有據以推論甚麼,只舉例他支持無篩選機制的特首選舉)。

最近在《三分鐘熱度》看到〈不要讀 企管系 的理由〉,裡面列了十個理由,然後,留言裡有個傢伙這樣說:


這個留言相當狡猾,但卻反映人身攻擊的常態──模稜兩可:他明顯有用「偏見」來攻擊作者,但有沒有企圖藉以獲得甚麼結論,就難判斷得多了。一方面,這則留言看似是用「作者有偏見」來支持「盲目選系讀甚麼也枉然」;另一方面,「作者有偏見」和「盲目選系讀甚麼也枉然」又看似是兩個互相獨立的宣稱,不是推論關係。

1 comments:

  1. 一篇不錯的文章分享:
    言語就是力量。因此,別去聽那使人洩氣的話。
    http://blog.udn.com/oyt0915/25325903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