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

哲學系的學生,只要有讀過西方哲學史,必定會聽過柏拉圖的共相論(theory of Universals,或理型論 theory of Ideas/Forms )。粗略來說,柏拉圖認為在我們身處的世界以上,還有一個永恆不變的世界── the world of being ──裡面有著許多獨立於時空而存在的共相。

另一個亦非常有名的原則:奧坎剃刀(Ockham’s Razor)。奧坎剃刀源於 13 至 14 世紀的哲學家 William of Ockham ,大意是「不要假設不必要的東西」。這條原則幾乎為所有哲學家所接受,包括立場完全相反的哲學家。但對於何謂「不必要」,或者某類東西是否「不必要」,不同哲學家的理解卻未必一樣。奧坎剃刀雖然廣為人接受,但就是一條留有詮釋空間的原則。

不過,有一種常見對奧坎剃刀的誤解,以為這條原則是用來「支持某類東西不存在」的正面理由。發現某類東西「不必要」時,以奧坎剃刀推論那類東西「不存在」,便是誤用這條原則。其實,奧坎剃刀充其量只能禁止假設不必要的東西存在,但不可以作為理據支持不必要的東西就不存在。舉例來說,假如你發現家裡的東西被翻動過,但沒有必要假設有外星人蒞臨。我們不可透過奧坎剃刀推論「外星人不存在」;根據奧坎剃刀,我們要做的是「不該假設外星人存在」。

有聽過共相論,有聽過奧坎剃刀,依然有可能未聽兩者的典故:奧坎剃刀,一把專剃柏拉圖鬍鬚的刀。 William Ockham 反對柏拉圖的共相論,雖然他不是以奧坎剃刀作為理由(理由可參考 SEP ),但後來許多人都會把奧坎剃刀和柏拉圖的鬍鬚扯上關係。柏拉圖的鬍鬚(Plato’s beard)其實就是指一般不認為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東西,通常包括柏拉圖式共相;很多人相信我們沒有必要假設獨立於時空的抽象存有,因而拒絕接受所謂的柏拉圖式共相。 W. V. O. Quine 在 “On What There Is” 便有一段名言:
This is the old Platonic riddle of nonbeing. Nonbeing must in some sense be, otherwise what is it that there is not? This tangled doctrine might be nicknamed Plato’s beard; historically it has proved tough, frequently dulling the edge of Occam’s razor. (Quine, 1961, From a Logical Point of View, 2nd. ed., p. 2)
Quine 直指「歷史已證明柏拉圖的鬍鬚十分堅硬,經常把奧坎的剃刀弄鈍」。這個觀察相當有趣:雖然有很多人認為共相是不必要的假設,但也有很多人認為共相是必要的。所以,千多年來,奧坎剃刀一直未能順利剃走柏拉圖的鬍鬚,刀鋒反而被那些鬍鬚弄鈍。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