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5日

Saul Kripke 在 1970 年提出固定指涉詞 (rigid designator) 的概念。迄今,固定指涉詞和非固定指涉詞已然成為語言哲學的基礎區分。一個詞是固定指涉詞,若且僅若,它在所有可能世界都指到同一個東西。一個詞是非固定指涉詞 (nonrigid/accidental designator) ,若且僅若,它不是固定指涉詞。如果固定指涉詞所指的對象在所有可能世界都存在,那個詞又會是“strongly rigid” 。Kripke, Saul. (1980). Naming and Necessity. 1980, p. 48.

固定/非固定指涉詞的劃分僅僅是 Kripke 所規創的定義。後來的哲學家普遍採用,主要是由於 Kripke 說服了不少人,日常專名 (ordinary proper name) 都是固定指涉詞,但確定描述詞則不然。 Kripke 用的其中一個例子是 “Gödel” 和 “the man who discovered the incompleteness of arithmetic” 。前一個是專有名詞,後一個是確定描述詞。 “Gödel” 在所有可能世界都指到同一個人,但 “the man who discovered the incompleteness of arithmetic” 則未必──未必所有可能世界裡都是同一個人最先發現算術不完備性。因此,前者是固定指涉詞;後者則不是。ibid, p. 84.

然而,有些確定描述詞也是固定指涉詞。 Kripke 在固定指涉詞裡再劃分兩種(但沒有講是否只有這兩種),一種是 rigid de jure ,另一種是 rigid de facto 。屬於 rigid de jure 的詞是被規定在所有可能世界指單一物件的固定指涉詞;屬於 rigid de facto 的詞則是透過描述詞 “the $x$ such that $Fx$” 來指涉,並且恰好所有可能世界都只有一個東西是 $Fx$ 。 Kripke 論證專名都是固定指涉詞,講的是 rigid de jure 。關於 rigid de facto ,他用的例子是 “the smallest prime” ──在所有可能世界都只有 2 是最小的質數。ibid, p. 21 n21.另一個可以說明這個區分的是是 “π” 和 “the ratio of the circumference of a circle to its diameter” 。這兩個詞指到同一個數字,不過,後者只是恰好因為符合「圓周與其直徑比例」的數字在所有可能世界都一樣,才是固定指涉詞。ibid, p. 60.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