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日

Brooke Moore和Richard Parker合著的Critical Thinking (10th ed., 2012)在介紹謬誤(fallacy)時提到Red Herring/Smoke Screen。(pp. 194-196)他們說,Red Herring和Smoke Screen其實不是同一種謬誤,只是因為當中的差異太細微,沒必要在書裡詳提,所以才放在同一個標題底下。他們對這個「合併」謬誤的介紹是:
當一個人引入一個會轉移原本焦點的論題,特別是當他故意這樣做的時候,那個人便是red herring。(p. 194)
由此可見,red herring或smoke screen都是引入會轉移原本討論焦點的論點。「Red herring」中文是「紅鯡魚」,據聞有些地方在訓練狗隻追蹤獵物時,會故意在錯誤的道路擺放紅鯡魚,以測試狗隻會否因紅鯡魚而跟丟獵物。「Smoke screen」的中文是「煙幕」,意思再清楚不過。乍看之下,兩者似乎無分別,但Moore和Parker簡略帶過當中的差異時,又令我覺得頗有趣。

根據他們的講法,red herring是透過將聽者的注意力引離原本的論題,或者拉向其他論題,來轉移焦點。Smoke screen則是透過令原本的論題變得異常複雜,直至喪失原本的焦點。所以,兩者的差異不在於有否轉移焦點,而在於如何轉移焦點。

Moore和Parker舉了兩個例子。第一個是關於美國總統克林頓(Bill Clinton)。有不少人說,克林頓對蘇丹發射導彈,其實是用來把民眾視線引離他與萊溫斯基(Monica Lewinsky)外遇事件的紅鯡魚。第二個關於小布希(George W. Bush)。同樣地,有不少人說小布希攻擊伊拉克其實是為了石油利益、為了完成老布希未完成的政績,所以他高談闊論伊拉克導彈如何威脅美國、伊拉克有核武等等,都不過是煙幕。從這兩個例子看來,red herring和smoke screen確實有些subtle的分別。克林頓對蘇丹採取的導彈行動完全脫離了他外遇的論題,是以不同論題將聽眾注意力引離原本的焦點(外遇事件)。小布希關於伊拉克如何如何危險的言論,雖然與焦點(他攻擊伊拉克的真正目的)有關,但卻是企圖透過引入大量似乎相關的言論來複雜化焦點,令人忽略他真正的動機。若果用smoke screen來解釋克林頓的例子,或者用red herring來解釋小布希的例子,雖然都行得通,但就略嫌「勉強」。

我最近一年對謬誤的看法有些轉變。現在已不會把red herring/smoke screen歸入謬誤的範疇,但重看Moore和Parker這段介紹,不免想起當日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這兩個概念還可以這樣區分呀!

後續:為甚麼我現在不把 Red Herring & Smoke Screen 視為謬誤

6 comments:

  1. 可以跟讀者說明一下你這一年的轉變嗎?
    (不要跟我說你長高了!XD)

    回覆刪除
  2. 變成無業游民了,嗚嗚嗚

    回覆刪除
  3. "。現在已不會把red herring/smoke screen歸入謬誤的範疇"

    可不可說說你把他們歸為什麼?

    回覆刪除
  4. "。現在已不會把red herring/smoke screen歸入謬誤的範疇"

    可不可說說你對這2個分類歸屬的睇法?

    回覆刪除
  5. 因為red herring/smoke screen把焦點從A轉移到B以後通常並不會說「A是錯的」,既無結論,就不是論證,因此不能說它們是謬誤?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