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ce談傳遞談話暗示的途徑


Paul Grice 在 “Logic and Conversation” 提到三組傳遞談話暗示(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的途徑,傳遞過程可透過他提出的四個準則推算。

1. 量(Quantity):提供足夠且不過多的訊息
2. 質(Quality):講真話,如不要講自己相信是假的或沒有足夠證據支持的事
3. 相關性(Relation):講與當前話題相關的話
4. 表達方式(Manner):提供訊息的方式要清晰,如避免晦澀、歧義、要簡潔、有序

Grice 列了一大堆日常傳遞字面意義以外的情境,這些情境很多都為你我所熟悉。他的洞見在於利用他提出的四個準則,解釋談話暗示如何在談話脈絡出現。 Grice 首先將傳遞談話暗示的途徑分三組,再逐一舉例解釋。


甲組 未有明顯違反準則

1.
A 站在一台不能動的汽車旁邊, B 在此時慢慢走近 A 。
A: 我的汽車沒有油。
B: 前面街角有間加油站。
此時 B 並無明顯違反準則。然而,「加油站」包括「已廢棄的加油站」,所以 B 那句話的字面意思包含「前面街角有間已廢棄加油站」的可能性。不過,由於他在遵守準則,要以較簡潔的方式帶出與語境相關的訊息,會排除「已廢棄的加油站」的可能,所以他能透過那句話傳遞另一個意思「前面街角有一間可以加油的加油站」。

2.
A: 小江現在好像沒有女朋友。
B: 他從前一陣開始就頻頻去紐約。
從脈絡看 B 並沒有違反任何準則。相當明顯的,他在傳遞與話題相關的訊息,因而,他想透過那句話帶出「小江可能有位女朋友在紐約」的談話暗示。


乙組 違反某條準則,不過可透過此準則與其他準則有抵觸來解釋

A 和 B 計劃一起去法國旅行,他們都知道,如果與原訂的路線相距不遠, A 想順道探望他的朋友 C 。
A: C 住在哪裡?
B: 法國南部。
「法國南部」的範圍太廣, B 在此脈絡講「法國南部」帶出的訊息顯然不充足。然而,若 B 是為了遵守質的準則,不想作出自己沒有足夠證據支持的斷言,便可解釋他為何會這樣說。基於這個假設,他透過「法國南部」傳遞談話暗示:「我不知道 C 在哪個城市。」


丙組 故意利用違反準則來傳遞談話暗示

1a. 違反量的準則:提供的訊息不充足

有學生要申請哲學系的教職, A 要為他寫推薦信,結果信的內容只有一句:
X 的英文很好,都有準時出席導修課。
X 是 A 的學生, A 應當知道 X 的哲學水準,所以他應該有能力在信裡提供到更多的訊息。若然 A 認為他能勝任,便不會只提與哲學能力無關的事實。因此, A 故意違反量的準則,透過訊息不足的語句傳遞另一個不便寫在信裡的訊息:「 X 在哲學方面的才能不夠好。」

此外,有些常見的重言句如「戰爭就是戰爭」、「女人就是女人」,雖然字面上並沒有訊息內容,但若談話脈絡許可,也許能傳遞一些字面以外的訊息,使得原本的重言句用起來似是有訊息。

(我的)補:有些「充滿智慧」的諺語,若只看字面意義,其實幾近是零訊息,例如右圖的「吵架需要兩個人,停止吵架只需要一個人」,其內容幾乎沒有超出「吵架」的概念,光看字面意義並無甚麼訊息。因為,根據「吵架」的概念,要吵架當然需要兩個人或以上!(註一)不過,這種諺語之所以能撼動人心、令人感到恍然大悟,往往是由於聽者假設說話者遵守量的準則,會帶出充足的訊息,它才能傳達字面外的意思,使聽者意會另一個訊息充沛的語句,如「其實你有能力避免許多無謂的吵架」。令我感到困擾的是,很多人都會把這種幾乎無訊息的諺語當成「真理」、「鐵律」加以肯定,不斷掛在嘴邊,甚至在理性的討論場合不絕重覆這些廢話,卻甚少察覺令他們感動的,其實是另一個訊息。

1b. 違反量的準則:提供的訊息過多

A 只想知 p 是否成立,而且在該脈絡底下他也只需要知道這點。可是 B 非但說「 p 肯定成立」,還滔滔不絕的提了一大堆支持 p 的證據。若果 B 是故意(而非無意)提那些證據,又沒有帶出過多訊息,很可能他間接傳遞了「 p 成立與否是有爭議的」的談話暗示。

2a. 違反質的準則:講自己相信是假的事

一、諷刺(Irony)
X 原本和 A 一起工作,十分親密,但卻將 A 的商業秘密賣給他的競爭對手。正與 A 談話的人都知道這樁事, A 在此脈絡說:

他真是一位值得信賴的好朋友

在這脈絡 A 明顯違反質的準則,因為他講了自己相信是假的事。但他其實想藉此傳遞另一個沒有違反準則的訊息:「他不是值得信賴的人」。

二、隱喻(Metaphor)
“You are the cream in my coffee”
這句的字面意義屬範疇錯誤,沒有人會真心相信人是咖啡上的奶油。聽者想藉此傳達的訊息可能是:「你有某些吸引我的特質。」

三、跨小(Meiosis)
某人將所有家具都打破,他的朋友在旁解釋:
他有一點點醉
顯然,那位朋友自己也不會相信把所有家具都打破只是有一點點醉。

四、跨大(Hyperpole)
一句十分知名的諺語,但應該甚少有人真心相信:
Every nice girl loves a sailor
2b. 違反質的準則:講自己沒有足夠證據支持的事

在恰當的脈絡,輔以適當的肢體動作,會顯得 A 沒有證據支持這個宣稱:
X 的老婆今晚很可能是騙她老公的。
但聽者可能會假設 A 正遵守質的準則,因而認為 A 可能傳遞了其他訊息,如「 X 的老婆經常騙他」或「 X 的老婆有騙人的習慣」。

補:另一類常見的嶲語是透過矛盾製造效果的字句。很多人都聽過「超越自己」這個口號,而且喜歡將它掛在嘴邊。「 X 超越自己」字面上其實隱含矛盾,如同「 X 比自己更高」(所有東西都只會和自己一樣高)。這種口號之所以能深入民心,一般是因為聽者假定說話者有遵守質的準則,不會講自己相信為假的,因此將之理解成另一些沒有矛盾的字句,例如「超越以前的自己」、「要時刻求進步」。若果沒有這些談話暗示,「超越自己」不過是個內含矛盾的口號。可悲的是,有不少人反覆喊著這類字句,濫用質的準則,自己倒是從未發現這些字句的字面意義隱含矛盾,更是從未細想要傳遞甚麼談話暗示,只是一鼓勁的利用矛盾概念製造偽文學快感。

3. 違反相關性準則:提供與當前話題無關的訊息

設想在一個茶會上, A 忽然間說「 X 真是個又老又醜」。然後全場肅靜,過了一陣, B 開口說:
今年夏天的天氣特別清爽,你們說是不是?
B 很明顯拒絕延續 A 的話題,亦因此傳遞字面外的訊息,「不應該討論 A 剛才說的話」或「 A 剛才的話失態了」。

4. 違反簡潔性準則:提供訊息的方法不清晰

一、歧義(ambiguity)
歧義即是至少兩個詮釋可行。第一種透過歧義傳遞談話暗示的情況是,有兩個或以上的詮釋同樣直接可行。 Grice 在此舉的例子改自 William Blake 著名的詩句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他用的例子是:
I sought to tell m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前句的 “tell my love” 可解作「說出我的愛」或「告訴我的愛人」,後句的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又可以理解成「不能用言語表達的愛」或「一旦說出口就會結束的愛情」。假定詩句只有其中一個是它的字面意義,剩餘的詮釋便成了談話暗示。詩句有時會故意利用模稜兩可的表達方式,傳遞幾個不同的談話暗示。

在第二種情況,其中一個詮釋會明顯較迂迴。設想有一英國將領成功佔據印度河下游的 Sind (今稱 Sindh),馬上寄了一封電文回去報告,裡面只有一隻字:
Peccavi
這字翻譯成標準英語會在語音上有歧義,一個意思是 “I have sinned” ,另一個意思是 “I have Sind” 。 “Peccavi” 的字義明顯是前者,後者是透過意譯後的同音效果產生的詮釋,明顯較迂迴,不是字面意義。但後者卻與脈絡較有關連,因此,將軍透過 “Peccavi” 傳遞字面意義外的談話暗示:「我佔領了 Sind 。」

二、晦澀(obscurity)
A 和 B 正在談話,但有第三者加入。於是 A 故意講一些第三者聽不明的話,只想讓 B 聽懂,此時 A 利用晦澀的語句傳遞一個訊息:「我正在說的不要讓旁邊的人知道。」

三、簡潔(brief or succinct)
A 是歌唱比賽的評判,要為每個參賽者寫評語,他比較 (a) 和 (b) 兩個評語,最後選擇了 (b) 。
(a). X 小姐唱了 “Home Sweet Home”
(b). X 小姐製造了一堆與 “Home Sweet Home” 節奏相似的聲音
顯然 (a) 比 (b) 更加簡潔,也更加直接。如果他寫了 (b) ,會違反簡潔性準則。但透過違反準則, A 反而能傳達另一個不好意思直接寫上去訊息:「 X 小姐唱的真難聽。」



  • 註一:可能有自己和自己吵架的情況,這種情形要預設的不是有兩個人,而是有兩個人格(personality)。其他情況下說「和自己吵架」更似是比喻,例如作為「有兩個對立的意見,內心難以抉擇」的比喻。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