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16日

“Begging the question” 是講謬誤最常提到的分項,常見的中譯有三種:竊取論題、乞題、丐題。(台灣流行用「丐題」,用普通話講「乞題」不順口。香港流行用「乞題」,用廣東話講「丐題」反而奇怪。)我到目前為止看過所有講丐題的界定,最好的當數 Sinnott-Armstrong 在 Australas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的文章 “Begging the Question”。這一篇文章算是介紹 Armstrong 的想法。

論證是否丐題要視乎使用論證的目的。 Armstrong 區分兩類與丐題相關連的目的,分別是講者證立和聽者證立。以講者證立(arguer justification)為目的,即是想向聽者證明講者有理由相信結論;以聽者證立(audience justification)為目的,則是想向聽者證明聽者有理由相信結論。舉例來説,如果我提出某個論證是為了證明自已相信結論是合理的,那便是以講者證立為目的;若果是要證明對方相信結論是合理的,則是以聽者證立為目的。

對 Armstrong 來説,論證 K 乞題/丐題,代表

(a). K 的某些前提需要理由支持,但
(b). 支持那些前提的理由卻 (b1) 沒有獨立於結論,或是 (b2) 沒有獨立於支持結論的理由。

根據這個定義,如果某個論證 K 的前提是自明的(self-evident),它便不會丐題,因為自明的前提不需要理由支持,代表 K 沒有符合 (a) 。另外,如果使用論證的目的是聽者證立,而聽者早已相信論證的前提,那麼,即使前提沒有獨立理據支持也不會使論證丐題,因為聽者已相信前提代表前提已不再需要理據支持。相反,如果提出論證的目的是聽者證立,但聽者卻還未相信論證的前提,甚至相信前提是錯的,那麼講者便需要提出獨立理據來支持結論,否則便會丐題。

獨立理據(理由)在 Armstrong 的定義中扮演一個關鍵的角色。假定前提不是自明的,依 Armstrong 的定義,若果前提沒有由獨立理據(理由)支持,那個論證便會是丐題的。問題在於,理據要獨立於甚麼? Armstrong 主張,支持前提的理據要獨立於結論(例如,不可以用結論支持前提),亦要獨立於支持結論的理據(例如,不可以用支持結論的理由支持前提)。這兩個條件分別是 (b1) 和 (b2) ,但它們真的有分別嗎?

有。 Armstrong 舉了兩個例子說明兩者的差異。首先,在論證(G),支持前提的理據便沒有獨立於結論:

(G)
聖經說上帝存在
聖經所說的都是真的
────────────────
因此,上帝存在

(G)顯然是丐題的。支持第一個前提的理由,可以是來自講者親自閱讀聖經的經驗,這點沒有問題。然而,支持第二個前提的理由便很有可能導致丐題。要有理由支持「聖經所說的都是真的」,需要透過驗證聖證所說的事跡有沒有發生。可是, Armstrong 說,要相信聖經所說的事跡確實有發生,需要預設上帝已存在。比如,聖經説誠心祈禱會聽到上帝的聲音,但若果沒有事先相信上帝存在,祈禱的人不會認為祈禱時聽到的聲音來自上帝。換言之,支持第二個前提的理據需要預設結論;第二個前提的理據沒有獨立於結論。

另外,考慮某位律師在法庭上為自已的委托人辯護,他要説服法官自已的委托人是無辜的,因為:

(H)
我的委托人是無辜的
────────────────
因此,我的委托人是無辜的

(H)同樣是丐題的。不單單是由於它的前提和結論一樣,更是由於兩者相同,所以支持前提的理據不可能獨立於支持結論的理據。(H)丐題因為它滿足了 (a) 和 (b2) 。

Armstrong 認為前提需不需要理據支持取決於講者的目的和比較集(contrast classes)。講者的目的即是先前所説的講者證立和聽者證立,比較集則是 Armstrong 本人極力提倡的哲學主張。同一個前提有可能在某個比較集底下足以支持結論,在另一個比較集底下不足以支持結論。舉例來説,

(I)
這隻鳥的頭是鮮紅色的
────────────────
因此,這隻鳥是紅衣鳳頭鳥

鮮紅色的頭作為理據,足以支持這隻鳥是紅衣鳳頭鳥而不是藍松鴉;也就是説,若果比較集裡只有紅衣鳳頭鳥和藍松鴉(嚴格來説 Armstrong 認為比較集內的都是命題),(I)的前提便稱得上是支持結論的理由。但假如比較集裡有猩紅比藍雀,由於猩紅比藍雀的頭也是鮮紅色的,(I)的前提便不算是支持結論的理由。 Armstrong 在某個意義下是位相對主義者,他主張前提足不足以支持結論要相對於比較集。

Armstrong 的定義可能會遭受某些反對。其中一種反對源自三段論,比如,

(J)
沒有鯨是魚
────────────────
因此,沒有魚是鯨

(J)的前提和結論等值。有人可以有支持前提的理由而未相信結論,但支持前提的理由似乎也都是支持結論的理由,根據 Armstrong 的定義,這種三段論都滿足了 (a) 和 (b2) ,都是丐題的。 Armstrong 的回應是,支持這種三段論的前提的理由,不一定都會是支持結論的理由。譬如,某個人相信(J)的理由可以是基於「所有魚都有魚鱗」和「沒有鯨有魚鱗」,而他相信結論的理由則是因為「所有鯨都有肺」但「沒有魚有肺」。因此,讓人相信前提的理由不一定會是讓人相信結論的理由。


參考文獻
Sinnott-Armstrong, W. (1999) “Begging the Question,” Australas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77:2, 174-191.

6 comments:

  1. 要避免丐題就不能在前提需要理據支持時,使用不能獨立於結論的理據來支持依賴理據的前提。但問題是「支持」的關係是什麼?

    比如說,我們現在建構一個論證:

    $A⊨B$,

    由於前提$A$有待理據的支持,所以我們建構第二個論證來支持$A$:

    $C⊨A$。

    那$C$有沒有獨立於原論證的結論$B$?因為似乎有些人認為,既然給定上面兩個論證,我們可以得知:

    $C⊨B$,

    就表示我們也能得知:

    $¬B⊨¬C$,

    因此認為「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所以$C$不能獨立於$B$(結論)。

    你對這種說法有什麼意見嗎?

    回覆刪除
  2. 有。

    1. 你舉例子是演澤論證,沒辦法推廣到所論證。舉個例子,

    $P_1$. 很多戴黑眼鏡的人有視力障礙
    $P_2$. 甲戴黑眼鏡
    因此,$Q$. 甲有視力障礙

    這是個歸納論證,假定 $P_1$ 在討論脈絡需要理據支持,並假定 $P_1$ 的理據是

    $P*$. 某本雜誌說「很多戴黑眼鏡的人有視力障礙」。

    暫時依你對「獨立」的詮釋: $x$ 不獨立於 $y$ = 不主張 $y$ 就不能主張 $x$ 。現在由於不主張 $Q$ 仍可以主張 $P*$ ,所以 $P*$ (前提的理據)獨立於 $Q$ (結論)。

    2. 你的例子 $A⊨B$ 只有一個前提 $A$ ,但凡用到兩個前提的情況,就算論證是演繹,整個說法仍可能會出現類似 1 所講的情況,所以那個說法沒辦法推廣。

    3. 那個說法背後可能是源於一種擔憂:如果用某類論證就注定丐題,那我們有時用那類論證,不就連脈絡也不用看也注定丐題了?這個擔心是多餘的。以你舉的例子,假設講者在溝通之中講了一個論證 $A⊨B$ 。如果這個論證以講者證立為目的,而講者已經接受 $A$ ,那就不會丐題;如果以聽者證立為目的,而聽者已經接受 $A$ ,同樣不會丐題。所以脈絡很重要。

    除此之外,如果需要理據,但講者(或聽者)沒有接受 $A$ ,而 $A$ 的隱藏理據其實直接蘊涵結論的 $C$ ,那說 $A⊨B$ 丐題也無不可(不過這不代表 $C⊨A$ 也是丐題。),這反而有兩個好處: (i) 在剛才的脈絡,需要動用 $C⊨A$ 就代表用 $A$ 作為理由支持 $B$ 其實還不足夠,但是如果 $A$ 所依賴的唯一理由 $C$ 了本身已經蘊涵 $B$ ,原本的論證不丐題反而會奇怪; (ii) 演繹論證在不恰當的使用底下應該要丐題, Armstrong 的定義正好可以涵蓋這種情況。

    (ps.那個例子從頭到尾都是單一一個句子就蘊涵結論,代表每一個前提都比結論還要「強」,這樣不丐題反而很奇怪。例如,有人說「人類一定會滅亡」,問他理由,他說「因為生物一定會滅亡」,因為對這個理由不滿,再追問,他卻回答「所有東西都會滅亡!」這時候他不丐題才怪。)

    4. 那個說法背後的擔心也可能是:如果用某類演繹論證就注定會丐題,那麼講解邏輯、數學時用到這類論證,不是也會丐題?這個擔心也可以免掉。如果老師在講解邏輯時用了「$A⊨B$」,又用了「$C⊨A$」,他也沒有因此就犯謬誤。因為他的目的不是要讓學生接受 $B$ ,而是要讓學生接受「$A⊨B$」和「$C⊨A$」這兩個推論,所以你提到的說法不會對此構成威脅。

    5. 我覺得真正麻煩的不是「支持」關係,而是「獨立於」和「比較集」。

    回覆刪除
  3. 關於小竹的問題,我覺得「¬B⊨¬C」只能詮釋成「若B為假則C必然為假」,這不蘊涵(對於任何人)「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並且,(對於任何人)「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實際上也不成立。

    X為真為假是形上的問題,主張不主張X則是認知的問題,兩者不互相蘊涵。雖然根據常理我們通常會把「若B為假則C必然為假」進一步推展為(對於任何人,理性上)「相信B為假則只能相信C為假」,仍然不蘊涵「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因為就日常語言的直覺,「甲主張X」蘊涵「甲相信X為真」,「甲不主張X」卻不蘊涵「甲相信X為假」(也可以是對X的真假未下判斷、不置可否、或不確定)。

    舉例來說,設P為歐式幾何公設,T為證明,Q為商高定理。老師教小明P→T→Q之前,小明的認知狀態是「不主張Q」,老師教小明P→T→Q以後,小明的認知狀態變成了「主張Q」。由於P是公設,我們可以不依賴任何東西主張P,因此「不主張Q就不能主張P」現實上不成立。

    還有想請問Joe大師,臂力強是什麼意思啊@@?

    回覆刪除
  4. 你挑了個對頌不利的詮釋來理解「主張」。

    能不能主張「所有東西都會滅亡」而不主張「人類會滅亡」?
    1. 能。因為我可以說(相信)「所有東西都會滅亡」這串符號,而不說(相信)「人類會滅亡」這串符號。
    2. 不能。因為「所有東西都會滅亡」蘊涵「人類會滅亡」,前者的意思已囊括後者的意思,所以沒辦法說(相信)「所有東西都會滅亡」而不說(相信)「人類會滅亡」。

    第二個詮釋也很流行。假設甲主張「所有男人都該死」,她旁邊的朋友反詰「所以你主張你老公也該死囉?」,這個反詰並沒有用錯「主張」。反詰合理,因為甲主張「所有男人都該死」時,就連它的蘊涵也一併主張。

    最重要的是,頌不用「主張」也可以表達那個想法,所以影響不大。

    回覆刪除
  5. 仔細想了想,我發現「主張」這個詞實在太籠統,不過我突然想到,討論乞題及獨立的問題時,應該把「主張」換成「知道」(用 JTB 條件即可)。

    也就是說:「x 不獨立於 y」≡「不知道 y 就不知道 x」

    這麼一來,要解釋整個問題就非常簡單了:

    1. 關於小竹的問題:
    1.1. 若把「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詮釋為「不知道 B 就不知道 C」,那麼由於「¬B⊨¬C」不蘊涵「不知道 B 就不知道 C」,所以無法推得「C 不獨立於 B」
    1.2. 若不把「不主張B就不能主張C」詮釋為「不知道 B 就不知道 C」,則「不主張 B 就不能主張 C」無法推得「C 不獨立於 B」

    2. 關於 Joe 的例子:
    2.1. 『能不能知道「所有東西都會滅亡」而不知道「人類會滅亡」?』答案是可以,比如某人不知道「所有東西都會滅亡」蘊涵「人類會滅亡」
    2.2. 『甲知道「所有男人都該死」,所以甲知道他老公該死?』答案是否

    (嗯,所以在讀兩位的討論時,我已經自動根據脈絡把「主張」同情理解為「知道」了XDD)

    回覆刪除
  6. 補充一下,雖然我認為獨立的定義要把主張換成知道才適當,但即使是 Joe 回覆所採用的詮釋方式,我仍認為那不必然成立,反例如下:

    甲的老公是男人,然而基於某些特別的理由,甲主張甲的老公是外星人,而甲也主張外星人不該死。此時,甲主張「所有男人都該死」,且事實上「所有男人都該死」蘊涵「甲的老公該死」,但甲不主張「甲的老公該死」。

    當然,大多數日常情境都不會這麼特殊,因此我們會認為那樣的反詰相當合乎常理,不過合乎常理並不保證邏輯上必然成立。

    還有最近留言常常被丟到垃圾桶 嗚嗚嗚>< 可以麻煩 Joe 看看嗎?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