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

關於索引詞,以下這個描述應該符合大多數人的理解
「我」是一個索引詞,指稱說話者本身。因此,甲人說「我喜歡蒼井空」即是指甲喜歡蒼井空,乙說「我喜歡蒼井空」即是指乙喜歡蒼井空。兩個人雖然同樣使用「我喜歡蒼井空」這個陳述句,但卻指到不同的事實。同樣地,「你」也是索引詞,指的是說話者談話的對象。當甲和乙在交談,甲說「你看起來像是病了」,即是指乙看起來像是病了,相反,乙說「你看起來像禽獸」即是指甲看起來像禽獸。
但是,嚴格來説,此處「我」和「你」這兩個索引詞的解釋並不全然正確。

「我」在一般情況的確是指説話者,「你」則經常指話説者的交談對象,可是有時卻又未必如此。 Geoffrey Nunberg 舉了一個例子。假設有個死囚 J 行刑前在監獄説了以下這句話:
(1). I am traditionally allowed to order whatever I like for my last meal.
這時他説的 “I” ,即是中文的「我」,並不是要説 J 這個人,因為他不是想表達「在傳統上, J 這個人可以在最後一餐點任何他喜歡的食物」,他真正想説的是「在傳統上,死囚犯可以在最後一餐點任何他喜歡的食物」(當然,他想進一步暗示 J 可以點喜歡的食物)。如果 Nunberg 的例子沒有錯, “I” 在這個語境底下指的是某個身份──即是,死囚犯這個身份──而不是説話者。

稍為花點心思,我們同樣可以建構出另一個例子反對「『你』一律指話説者的談話對象」。比如, Y 被警察起訴後,警員向他説:
(2). 我國法律規定你可以委託辯護人進行辯護
同樣,「你」在這句話所指的不是 Y ,而是被告人;警員想説的不是「我國法律規定 Y 可以委託辯護人進行辯護」,而是「我國法律規定被告人可以委託辯護人進行辯護」(當然,警員也想進一步透過這句話讓 Y 知道 Y 可以委託辯護人)。

索引詞是英文 “indexical term” 的中譯,「我」和「你」都是索引詞。然而,除了「我」和「你」,還有許多索引詞的指涉對象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比如, Lycan 用以下幾個例子,説明英文的 “now” 不一定是指説話者所處的時間:

(3). Now the dinosaurs appear. (教師指著圖表上的時間軸,手指移到兩億多年前)
(4). I am not at home now. (我坐在家中的沙發,對著電話答錄機錄下留言)
(5). Now Hillsborough Road cross Airport Road and become Umstead Drive.
(6). Now comes the first prime number whose square is greater than 1000. (學生依照老師的指示依次序從小到大一個一個列出質數)

教師在説 (3) 的時候明顯不是在講「他現在所處的時間出現了恐龍」;我對著答錄機説 (4) 的時候絕不是要説「我在錄這段話時不在家裡」; (5) 提到的 “Hillsborough Road” 、 “Airport Road” 和 “Umstead Drive” 都是美國的路名,它説的是某段叫做 “Hillsborough Road” 的路越過 Airport Road 並邁入 Umstead Drive ,全句只涉及空間,與時間無關; (6) 甚至不關乎時空,只關乎次序,它只表達了説話者要依順序數出下一個數字。

由此可見,除了索引詞所指的實際對象會依語境改變(「我」由不同人説出指稱不同的人),同一個索引詞所指到的類別亦會依語境有所變化(「我」有時指説話者,有時指某個身份)。索引詞的存在成了許多意義理論的難題,因為一個令人滿意的意義理論要能完整地解釋各種語言現象,必須能説明索引詞在各種語境的意義是如何決定的。



參考文獻:
Lycan, W. G. (2008) Philosophy of language. Routledge.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