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會下雨,不過我不認為明天會下雨

(1). 明天會下雨,不過我不認為明天會下雨 (p, but I don’t think that p)
(2). 明天會下雨,不過我不相信明天會下雨 (p, but I don’t believe that p)
(3). 明天會下雨,不過我不知道明天會下雨 (p, but I don’t know that p)

上面任何一句,無論誰看都覺得有衝突,但你會如何解釋它的衝突之處?我目前有一套想法,涉及一點點語用學,想簡單的留個筆記。

那三句都沒有語意衝突。首先,那三句的前半部分 (逗號前) 和後半部分 (逗號後) 都沒有直接矛盾。比如,第一句便不是「明天會下雨,不過明天不會下雨」,也不是「我知道明天會下雨,不過,我不知道明天會下雨」。這兩個句子才是矛盾的,因為它們的意思是「 p 不過(而且) not-p 」,同時肯定兩個互相否定的述句。再者,那三句的前半部分和後半部分聯合沒有蘊涵矛盾。蘊涵矛盾的例子有「柏拉圖是男人,而且他不是人類」──後半部分的「他不是人類」蘊涵「他不是 (人類) 男人」,這個蘊涵與前半矛盾。放眼那三句,前後聯合都沒有蘊涵矛盾。一方面,就算明天事實上會下雨,也不代表有人 (包括我) 認為/相信/知道明天會下雨,否則便沒有未為人知的事實。另一方面,我不認為/不相信/不知道明天會下雨,也不代表明天不會下雨,否則大家所不認同/不知道的便都一律不是事實。

事實上,那三句的前半是關於氣候,後半是關於某個人的心理狀態。要指出它們的衝突之處,似乎難以從語意下手。我目前覺得,它們的衝突在語用方面,即是,我們使用語言的模式致使那三句都產生某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我想到的是 Paul Grice 的準則。我們在溝通時會遵守質的準則 (maxim of quality) ,即是會盡量說真話,會避免講自己不相信或者沒有 (足夠) 證據支持的話。因此,如果我說「明天會下雨」,便暗示「我認為/相信明天會下雨」或者「我有足夠證據支持明天會下雨」。這個暗示明顯與第一句和第二句的後半部分產生衝突,因為藉由暗示帶出的「我認為/相信明天會下雨」與後半的「我不認為/不相信明天會下雨」有矛盾。

第三句比較麻煩,前半部分暗示我相信,也暗示我有足夠證據,但後半部分卻說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p 」有三種情況: (i) p 不是事實,或者 (ii) 我不相信 p ,或者 (iii) 我沒有足夠證據支持 p 。第一種情況不適用,我不會因為「明天不會下雨」 (p 不是事實) 而說「我不知道明天會下雨」 (我不知道 p) ,因為前半已暗示我相信明天會下雨。第二種情況同樣不適用,我不會因為「我不相信明天會下雨」 (我不相信 p) 而說我不知道,同樣因為前半暗示我相信明天會下雨。第三種情況正是產生衝突的地方:我因為沒有足夠證據支持明天會下雨,才在後半說「我不知道明天會下雨」,但是前半卻暗示我有足夠證據,於是有了矛盾。

語用衝突和語意衝突不一樣。語意衝突可以透過研究字句本身的意義發現,正如「他是男人但他不是人類」一樣,可藉由了解「男人」、「人類」等關鍵詞彚的意思發現矛盾。但語用衝突不單涉及字句自身的意義,還牽涉到語言的使用, Grice 的合作原則和四條準則便是關於我們如何使用語言的規則,而不是關於語言本身的意思的規則。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