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5日

粗略而言,「多數決」是指遵從、執行多數人的決定。全民投票是一種多數決,比如全國性的總統選舉便是委任多數國家成員認同的侯選人做總統。一般認為多數決符合民主精神,因此,如果多數決是件好事,我們便有理由支持民主體制。

Jonathan Wolff 在 An Introduction to Political Philosophy (1996, pp. 82-83) 提到一個很妙、支持多數決的論證。這個論證由一位法國哲學家 Marie Jean Antoine Nicolas Caritat, the Marquis de Condorcet (1743-1794) 提出,整個論證的想法很簡單:如果每個人作出正確決策的機會率都比做錯決策的機會率高,那麼,參與決策的人愈多,獲得較多人支持的決策便有愈高可能性是正確的。舉例來說,假如有 1000 個人,每個人做對決策的機率都比做錯決策的高,由這 1000 人投票得出的結果,會比只由當中的 500 人得出的結果有更高機率是對的。有趣的不僅是這個想法,而是 Condorcet 在數學上證明了這個想法!(他證明的定理叫做 “Condorcet's jury theorem” )

不過, Condorcet's jury theorem 其實是把雙面刃。一方面,它說「如果每個人做對決策的機率比較高,多數決的結果便愈可能是正確的」,另一方面,它其實也蘊涵「如果每個人做錯決策的機率比較高,多數決的結果便愈可能是錯誤的」。假如有一天,我們有證據支持「人們做錯事的機率比做對事的機率高」, Condorcet's jury theorem 反而會是反對多數決的有力論證。

更重要的是,這個論證要能支持在公共政策方面實行多數決,必須先滿足兩個預設。第一,正如先前也提及,它預設「每個人做對決定的機率比做錯的機率高」。若果不是每個人(或者不是大多數人)都是如此, Condorcet's jury theorem 的前提便無法滿足,因而無法由此推論出人數愈多結果愈可能正確。事實上, Condorcet 對於這個條件能否在大型選舉中被滿足,本身也是抱持悲觀的態度。第二,它預設「參與投票的人都為了公共利益 (common good) 而投票」。如果參與投票的人都只考慮自己會得到多少好處,那麼,多數決得出來的結果便不一定會是對社會最有利的決定。違反第二個條件的例子並不罕見,例如,有些人明明覺得增加差餉會令社會更好,但卻由於自己有物業而故意反對。在這種情況下,即使這些人做出正確決策的機率高於一半,他們的「正確決策」也只對自己最有利,而不一定是對社會最有利。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