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9日

英文的 “expression” 有時會翻譯成中文的「表述」,其實並不恰當,因為中文的「表述」是動詞,意思是「表達陳述」,但英文的 “expression” 卻是名詞,泛指一組聲音或(晝寫上的)符號。奈何我還未遇過更好的中文翻譯,所以有時亦逼於無奈要用「表述」來代替 “expression” 。雖然有些字典將 “expression” 譯做「措辭」和「詞句」,一般使用上無甚不妥,但在分析哲學用起來卻是錯誤的。在分析哲學,以下幾個都是 expression 的例子:
photo credit: T/\KEC/\RE via photopin cc

(1). ijjasdnj asdj lalu sjdm
(2). Happy happy good man empty is
(3). Colorless green ideas sleep furiously
(4). This is a blog

(1) 是一組胡亂堆砌的符號,內裡連一個有意義的字詞都沒有。 (2) 由一堆有意義的詞彚組成,但它整句卻是無意義的,因為那些字詞的組合方式不合文法。 (3) 是 Noam Chomsky 著名的例子,它所包含的字詞都是有意義的,而且文法正確,但整個句子卻又難以理解:無色的東西怎麼會是綠色的?綠色的東西怎麼會是一個觀念?觀念又怎會睡著?睡著又如何能用「激烈地」形容? (4) 才是一般談話會使用的句子,它的組成字詞都是有意義的,文法正確,而且由這些字詞組成的句子同樣也是可理解的。

同樣地,以下這兩個例子也都是 expression :

(5). Gottlob Frege
(6). x is a philosopher

(5) 只是一個名字。不過 (6) 就有點微妙,因為它涉及變元 “x” ,即是説, (6) 不是一個完整句子,也沒有真假可言,它的意義要視乎 x 所代入的東西而定(它是個述詞)。

簡而言之, “expression” 在分析哲學不僅包括了措辭和詞句,它甚至囊括無意義和無真假的聲音與符號,不論那組聲音和符號長短如何。在這個層面, “expression” 和 “utterance” 頗為相似,差別在於 “expression” 所指的包括口頭上的聲音和書寫上的符號,但 “utterance” 則通常限於口頭表達的聲音(不過也有不少哲學家會把 “utterance” 當 “expression” 用,兩者皆包)。舉例來説,如果有甲説了 (2) ,我們可以説他這個 expression 是無意義的,也可以説他這個 utterance 是無意義的。但如果甲在紙上寫──或是用電腦輸入──了 (2) ,則我們通常會説他的 expression 無意義,而不會用 “utterance”。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