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論的兩難(the dilemma of determinism)

決定論的兩難 (the dilemma of determinism) ──有時又稱為自由意志論者的兩難 (libertarian dilemma) ──說的是:無論決定論成立還是不成立,人都沒有自由意志。這個兩難可以用一個基本論證表達:

P1. 如果決定論成立,則人們沒有自由意志
P2. 如果決定論不成立,則人們沒有自由意志
P3. 決定論成立,或是,決定論不成立
─────────────────────
C. 人們沒有自由意志 (根據 P1, P2, P3)

如果這個論證沒有問題,我們便不得不承認人沒有自由意志。更嚴重的是,許多人認為沒有自由意志便沒有道德責任 (moral responsibility) ,因此,對他們來說,上述論證的結論又意味著人們沒有道德責任。後果叫人難以嚥下!

這個論證有三個前提,使用的推論規則是建構式兩難式 (Constructive Dilemma) 。建構式兩難式是普遍承認的有效規則;換言之,這個論證若果有問題,大概不會是推論形式的問題。但假如它是有效論證 (valid argument) ,而且前提都成立,那麼結論也定當會成立。問題在於,它的前提都成立嗎? P3 來自排中律 (The Law of Excluded Middle) ,一般不會有人挑戰排中律。或者問題出在 P1 和 P2?反過來問,我們有好理由相信 P1 和 P2 嗎?

Photo Credit: alyceobvious via Compfight cc
當代有幾個支持 P1 的論證,最簡潔的一個也許就是結果論論證 (The Consequence Argument) 。結果論論證的核心思想是:假如決定論成立,我們的所有行為都是遙遠過去的唯一結果,但遙遠過去不是我們能決定的,因此我們的行為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故人們沒有自由意志。舉例來說,假如決定論在我們的世界成立,幾百萬年前發生了某件事 A1 ,這件事只有一個後果 A2 ,而 A2 又只有一個後果 A3 ,如此類推,一直到百萬年後,無可避免地發生了 An ──雞蛋糕老闆畫了一本褻瀆神靈的筆記本。由於幾百萬年前的事情不是雞蛋糕老闆所能左右,因此,畫一本褻瀆神靈的筆記本也不是雞蛋糕老闆所能決定的。不但如此,假如這是一個決定論的世界,除了畫褻瀆神靈的筆記本,雞蛋糕老闆在哲學週用蕃茄丟學弟(我)、在貧窮的學弟(我)面前展示 ipad 、和一位素食者挾持學弟(我)等等,都是幾百萬年前的 A1 發生時就已注定會發生。如果決定論是真的,所有人的行為都會像雞蛋糕老闆一樣早被遠古之前的狀態決定,因此,行為都不是出自行為者的自由意志。

然而,在非決定論世界,自由意志同樣難以講得通。支持 P2 的理由有許多,其中一個粗糙的想法是:非決定論的世界代表有些事件不由先前的事件決定,但若果人們的行為沒有被先前的事件決定,意味著這些行為是在先前事件發生後隨機發生的,隨機的事件同樣不由行為者決定,故行為者沒有自由意志。譬如,在非決定論世界,「雞蛋糕老闆拿蕃茄丟我」是隨機發生的,無論雞蛋糕老闆多渴望、怎麼決意、他身邊有多少正妹剛好路過兼且洩露春光被他發現令他多麼想放下蕃咖,他還是會拿蕃咖丟我,這件事發生與否都不由他得決定。因此,雞蛋糕老闆的丟蕃茄行為不是來自他的自由意志。

P1 和 P2 實際上正是自由意志和決定論討論的膠著點。認為 P1 成立的人是不相容論者 (incompatibilist) ;反之,認為 P1 錯誤的人是相容論者 (compatibilist) 。不相容論者主張自由意志論和決定論不能一併成立,因此決定論成立就代表人們沒有自由意志;相容論者堅持決定論和自由意志論並不互斥,兩者可以同時成立。然而,同意 P1 的人──即,不相容論者──如果要主張人們有自由意志,就只能否認現實世界是決定論世界,因此要支持非決定論。如此一來,他便要反對 P2 。抱持不相容論立場的自由意志論者,無可避免要解釋 P2 哪裡有問題。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