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6日

台灣的新聞總是充滿驚喜,最近又看到一則很有趣的新聞,內容關於高中英文老師間相傳的「英聽破解法」。


這破解法馬上就令我想起訴諸群眾的謬誤 (the fallacy of appeal to popularity/majority) :僅因為群眾接受某個命題,就由此推論那個命題成立,但事實上沒有理由相信群眾的意見與那命題成立與否有關,便犯了訴諸群眾的謬誤。

使用那破解法本身不一定犯謬誤,因為你可以明知它行不通仍硬著頭皮賭一賭。不過,以為那方法確實能幫你找出正確答案,恐怕就犯了訴諸群眾的謬誤,因為破解法其實有兩個預設:
  1. 多數考生會在聽到他心目中的正確答案時馬上低頭作答
  2. 多數考生低頭作答選的就是正確答案
這兩個都是必要的預設。如果多數考生的習慣是聽完四個選項才答,破解法根本行不通,因為照著做只會一直選最後唸出來的選項。更明顯的是,如果多數考生都沒有選正確答案,破解法同樣無法幫你找出正確答案。後一種情況並不罕見,只要知道答案的考生稍少、考題稍難、或者是和你一樣在等別人低頭的考生人數夠多,第二個預設都會成問題。犯上訴諸群眾的謬誤,正正是由於接受第二個預設。

不過,事情可以更複雜。

假如你有理由相信一同應試的考生大多數都是奇芭,非但不會和你一樣靠破解法,而且往績非常好,十之八九都會答對,此時接受第二個預設,有沒有犯謬誤?我認為沒有。因為此時你有好理由相信群眾的意見與他們的選擇是否正確有關連,不符合訴諸群眾謬誤所描述的條件。

另一個種複雜情況是:有時群眾的意見便已百分百決定了結論成立。例如,大多數(夠資格的)英語使用者都接受「不可以把 “cannot” 寫成 “can not”」,由於英文的文法其實就是由這群人界定,所以因他們的意見而接受這點並無犯謬誤。同樣道理,假如有為數不少的歐洲人告訴你「歐洲的餐桌禮儀容許用左手邊的餐叉進食」(並假設你有理由相信他們不是在拍整人節目),你由此推論歐洲的餐桌禮儀容許用左手邊的餐叉進食,亦不會犯訴諸群眾的謬誤,因為歐洲的餐桌禮儀正是由這大群歐洲人決定的。

可惜,英聽破解法不屬於此例。贊成那方法的老師(如果新聞沒有報漏)根本沒有考慮考生的水準變動,就將之當成普遍通行的方法,當那兩個預設每年都成立。他應該知道第二個預設十分謬荒,所以戴了頂頭盔,補一句「雖然還是有可能答錯」,但這一句其實也無補於事,因為問題在於我們沒有理由相信:無論是哪屆的英聽考試,大多數考生在「看圖辨義」選的就是/較可能是正確答案。而他所接受的破解法,一但當成普遍通行的方法,就會有此預設。

補:假如──只是假如──他有事先做統計,發現歷屆英聽測驗的「看圖辨義」部分,考生答對的人數都佔多數,那就另當別論。



參考文獻
Moore, Brooke Noel & Parker, Richard (2012). Critical Thinking (10th ed.). pp. 196-198

3 comments:

  1. 如果我們的要求是"找出正確答案"那麼兩個條件都是必需的
    但如果我們的要求是"取得不低於平均的成績"那麼多數考生知道答案的預設就是多餘的

    回覆刪除
  2. 要用破解法「取得不低於平均的成績」,就要用破解法答對一定數量的題目。沒有那兩個預設,怎麼合理地假定破解法能答對一定數量的題目?

    回覆刪除
  3. 目標不是不低於平均成績,而只是比盲撞高。假設有四個選項的話,盲撞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看其他考生的反應,哪項多人低頭就選那項,只要成功率高於百分之二十五就可以了,我相信這真有機會啊。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