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3日

photo credit: laszlo-photo via photopin cc
自由行為者理論 (The Theory of Free Agency) 宣稱:除了事件能成為事件的原因,自由行為者 (free agency) 也能是事件的原因,此外,人類是自由行為者。故此,人類能成為自己行為的原因,因為人的行為是出於他的自由意志。如果「 A 在 t 時間做行為 P 」出於自由意志,根據 FA , A 是「 A 做 P 」這事件的原因。對於 FA ,有兩個常見的質疑:一、自由行為者和事件之間有自然律規範嗎?二、為甚麼行為者在 t 時間前已經存在一段時間,但卻會恰恰好在 t 時間造成某事件,而不是另一個時間?

面對這兩個質疑, FA 有一種回應:每當 X 類的自由行為者處於 Y 類的處境, X 便會決意做 Z 類的行為。回顧一下先前的例子。
中午 12:00 ,芳齡 20 的小廉子坐在回家的公車上。他往窗口探,看到路上有一位美女經過,小廉子猶疑要下車搭訕還是繼續坐車回家。公車停下來,小廉子很喜歡美女,但小廉子也很愛在家裡當宅男玩 Winning Eleven 的感覺。公車開走了。在公車開走之前小廉子就下車去找美女搭訕。
在這例子, X 類的行為者是具有喜歡美女、喜歡打Winning Eleven、喜歡宅在家裡、有能力搭訕等等性質的行為者; Y 類的處境是坐在公車上、公車停下來、美女經過窗口、能夠在公車開走前下車等等環境。而每當 X 類行為者處於 Y 類情境, X 便會決意做出行為 Z ──搭訕。這個回應承認自由行為者和事件之間具有<XYZ>形式的自然律,回答了第一個質疑;而且,它可以解釋行為者恰恰好在 t 時間造成事件:因為行為者恰恰好在 t 時間符合 X 類行為者和 Y 類情境的條件。

然而,利用<XYZ>形式的自然律來回應兩個質疑,似乎並不成功。粗略看來,<XYZ>回應間接承認每次當行為者屬於 X 類,又處於 Y 類情況中,都不得已會決意做 Z 類行為;如果 X 、 Y 類情況並不由行為者控制,或者 X 、 Y 類情況的出現並非基於行為者的自由意志,那麼 Z 也不算出自自由意志。當然,這只是大概的直覺,當不足以摧毀 FA 和<XYZ>回應,可是,它也已顯示<XYZ>並非無可置疑。

有一種更直接的批評,批評<XYZ>回應使得 FA 變成多餘的理論。因為<XYZ>回應主張在事件與事件之間的自然律以外,另有行為者和事件的自然律,它的形式是「每當 X 類的自由行為者處於 Y 類的處境裡,便會決意做 Z 類的行為」。仔細考查, X 類的行為者可以表達成「 X 想回家」、「 X 在思考要不要搭訕」、「 X 的身體有衝下車的體力」、「 X 想搭訕美女的意欲很高」等等事件; Y 類的處境可以分成「 X 坐在公車上」、「公車停在美女旁邊」、「美女經過 X 所處的窗口」等等事件。 X 類行為者和 Y 類處境都是事件, X 、 Y 兩類事件可以組合成一件複合事件 (complex event) ,那麼,我們只消使用「 X 、 Y 所組成的複合事件」導致另一件事件「 X 決意做行為 Z 」便足夠以解釋 X 的行為,不必額外假設行為者和事件間有自然律的存在。 FA 在<XYZ>回應底下反而成了不必要的理論。

2 comments: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