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5日

自然語言有一類語詞,叫做專有名詞(簡稱專名),專門用來指涉單一物件,例如「柏拉圖」、「梁朝偉」、「長庚星」、「普林斯頓大學」、「紐約市」,指的都是單一一個物件。分析學界的語言哲學自二十世紀興起到今天,一直有個關於專名爭論:專名的意義是甚麼?即是,「柏拉圖」、「梁朝偉」等等名字,它們到底是甚麼意思?

一個很自然的反應是:「柏拉圖」的意思就是「蘇格拉底最著名的學生」,「梁朝偉」的意思是「憑《花樣年樣》奪康城影展最佳男主角的演員」、「長庚星」的意思是「黃昏時在西方地平線上空最明亮的星星」,諸如此類。這個想法背後的根據是,每個專名的意思都等於某個確定描述詞。根據這理論,每個專名都有描述內容,而且它的描述內容都足以捉出單一一個物件,如「長庚星」便在描述某時段某方向最明亮的星星,而且符合描述內容的星星就只有一顆 ── 金星。此類理論叫做專名的描述理論 (Descriptive Theory of Names) ,有不少人認為羅素便是持此立場

我們可先定義 descriptive name (DN) 。 DN 的意義包括兩個特質:

(i). 描述內容
(ii). 描述內容足以捉出單一一個物件

換句話說,專名的描述理論主張所有專名都是 DN ,它們的意義都有這兩個特質。與之競爭的素樸理論 (Naive Theory) 則是主張,所有專名的意義都只包括一點,那就是它

(iii). 所指的東西

素樸理論和描述理論的衝突在於,如果專名的意義等於它所指的東西,它自然就沒有描述內容,更不是靠描述內容捉出物件。比如,「梁朝偉」的意思如果就它指到的東西,暫定它所指到的東西是 a ,根據素樸理論, a 就是「梁朝偉」的意思,無任何描述成分。

前一段日子讀 Scott Soames 的 Beyond Rigidity ,有幾個地方都令我眼前一亮。其中一處是他談 partially descriptive name (PDN) 。這個 “partially” 十分重要,因為他雖然反對描述理論,(基本上)同意素樸理論,但就承認有一些專名的特質介乎描述理論和素樸理論之間,那就是 PDN 。他舉了五類 PDN 的例子:
  1. Professor Saul Kripke, Princess Diana, Justice Antonin Scalia
  2. Mr. Terry Thomas, Miss Ruth Bar­can, Mrs. Marilyn Frankfurt
  3. New York City, Mexico City, Princeton Township, Park Avenue, Grififth Park
  4. Mount Rainier, Lake Crescent, Puget Sound, the Columbia River, the Olympic Peninsula, Snoqualmie Falls, Whidbey Island
  5. The Empire State Building, the Brooklyn Bridge, the Eiffel Tower, St. Patrick's Cathedral, Yankee Stadium, FortMcHenry (pp. 88-89)
具體地說, Soames 認為 PDN 的意義包括:

(i). 描述內容
(iii). 所指的東西

第一個特質和 DN 一樣,只有第二項不一樣。 PDN 的意思有部分是描述內容,有部分單單只是它所指的東西。以 “New York City” 為例,暫假定它指到的東西是 y ,它的意思是 “the thing that is city and is y” (「那個是城市而且是 y 的東西」)。Soames 的措詞是 “the x: City x & x=y” ,意即 “the x such that x is city and is identical with y” 。它的意思的描述部分是 “city” ,所指部分是 y 。它的描述內容 “city” 無法捉出單一一個物件,反而會捉出一堆城市,因此它沒有 DN 的第二個特質。不過由於它有 DN 的第一個特質,已足以稱為 “descriptive” 。

Soames 進一步論證, PDN 未必是固定指涉詞 (rigid designator) ,因為它未必在所有可能世界都指到相同東西。更具體地說, PDN 或者會在現實世界指到某個東西,但在其他可能世界卻沒有指到同一個東西。 Soames 用的例子是 “Princeton University” (pp. 50-54) ,暫定此專名在現實世界指到的物件是 z ,它的意思是 “the thing that is university and is z” 。由於 z 有可能不是大學,譬如它可能只是學院 (college) ,未升格做大學,所以有某個可能世界,雖然 z 存在,不過它不是大學。既然 z 在那世界不是大學,自然不符合 “university” 這個描述, “Princeton University” 在那個世界便不會指到 z 。於是, “Princeton University” 在現實世界和在其他可能世界沒有指到一樣的東西,它不是固定指涉詞。

那五類 PDN 的例子當中,第一類和第二類屬不屬於 PDN ,我有點保留。撇除這點, Soames 提議某些專名有部分描述內容,確是別樹一幟。我在這本書之前都未遇過 PDN ,看他分析這類專名的特性,感覺固然新鮮,對於 Soames 的觀察力和創見,更是佩服不已。


4 comments:

  1. 我想類似於PDN的概念應該是degenerate proper name,雖然是一個描述主義者在1958年提出的。

    回覆刪除
  2. 是挺像 Searle 說的 “The Bank of England” ,只是 Searle 大概會說它的描述內容足以捉出單一物件,比較像 descriptive name ,而 Soames 則會說它的描述內容不足以捉出單一物件,反而會捉出一堆英國銀行,是 partially descriptive name 。

    回覆刪除
  3. 前一段日子讀 Scott Soames 的 Beyond Ridigity。。。
    should be "Beyond Rigidity"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