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5日

冀劍制教授是台灣少數致力推廣批判思考的老師,由於我一直覺得批判思考的課程對社會大眾非常有用,所以向來十分認同他推廣批判思考的理念。冀教授的個人網頁有不少介紹謬誤的文章,近日看到他有一篇介紹「分析語句式的謬誤」,卻有兩處不敢苟同。

第一處是他對分析語句 (analytic statement) 的界定。冀教授將「分析語句」定義為「後項所表達的意義已經全部包含在前項裡面」,而「後項」和「前項」分別指「是」之後及「是」之前的符號。這個界定類似康德的其中一個版本,缺陷也與康德的界定相類有些人認為康德的「分析語句」其實不是他字面所講的兩個定義,而是要從他的哲學系統去理解。這個看法與此處的內容關連不大,但值得一記。,以下幾句都是公認的分析語句,但不符合冀教授所講的定義:

(1). 如果大蕭是小蕭的親人,則小蕭是大蕭的親人
(2). 如果 x 比 y 大,而且 y 比 z 大,則 x 比 z 大
(3). 如果某個東西是紅色的,則那個東西有顏色

原因是冀教授的定義只適用於可轉化成「A是B」形式的語句,但是上述幾個例子都無法轉化成那種形式。

第二處是冀教授說:「分析語句的特點就是它是不可能為假的,所以,我們有時也把所有的必真句稱之為分析語句。」他沒有把話說滿,後一句放了個「有時」。我不清楚這個「有時」有何含意,但如果忽略這個「有時」,爭議可就大了。

「所有必真句都是分析真句」在 1970 之前或者是能輕易接受的立場,但自從 Saul Kripke 在普林斯頓大學的演講之後,學界普遍對此有所保留。現今學界有不少人認為 Kripke 在 1970 的演講推翻了「所有必真句都是先驗可知的」,他用的其中兩個例子(的中文版)是

(4). 啟明星是長庚星
(5). 水是 H2O

同樣的,這兩句看起來與冀教授定義的「分析語句」有段距離。問題是現時有非常多語言哲學家認為 (4) 和 (5) 都是必然真的語句,假如他們正確, (4) 和 (5) 便是「必然真但不是分析語句」的例子 ── 冀教授的立場(忽略「有時」)會與目前的主流觀點有所衝突。(我個人認為那個主流觀點是正確的,但暫時不打算負起舉證責任,有空再整理支持這個觀點的理由。)


最後是幾個備註:
  1. 我所知目前學界最流行的兩個定義是: (i) S 是分析語句 $=_{df}$ S 僅基於其意義而為真/假; (ii) S 是分析語句 $=_{df}$ S 僅基於其組成成分的意義而為真/假。這兩個定義都沒有講清楚何謂「基於…而為真/假」,嚴格界定「分析語句」仍有許多困難。
  2. 分析語句不是 Saul Kripke 演講的重點,他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將「分析語句」定義成「必然且先驗的語句」。Kripke, Saul (1980). Naming and Necessit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p. 39, 56 n21.由於 (4) 和 (5) 不是先驗的,根據他的定義,肯定就不是分析的。此處沒有(亦不必)採取 Kripke 的界定。
  3. 語言哲學有一派素樸理論 (naive theory) ,認為專名的意義就是它所指的東西。因為「啟明星」和「長庚星」所指的東西一樣,所以兩個專名的意義也一樣,如此一來, (4) 似乎可說是僅基於其意義而為真,是分析語句。不過, (i) 此時所講的「意義」毫無描述內容,與傳統的分析語句的例子(如「單身漢是男人」)大有不同; (ii) 另一個例子 (5) 沒有使用專名,在素樸理論依然不是明顯的「僅基於其意義而為真」。
  4. 我有些例子取自 SEP 的 “The Analytic-Synthetic Distinction” ,這篇介紹「分析/綜合區分」寫得十分清楚,值得一讀。

13 comments:

  1. 想請問個類似的問題~~冀教授的網頁也有解釋Begging the question,不過那頁描述的看起來像是 loaded question,不知 Joe 對此有什麼看法呢?

    回覆刪除
  2. 不用能「問題本身已經包含了想要獲得的結論」來界定「乞求論點的謬誤」,因為乞求論點未必都是問題。

    例子:我想證明學謬誤會害人,脈絡裡沒有任何證據支持這個看法,而我提出這個論證「學謬誤擺明就是會害人,所以說,學謬誤會害人」。(這是論證,不是問題,不過依然是乞求論點。)

    loaded question (or complex question) 也不能界定為「問題本身已經包含了想要獲得的結論」。

    例子:母親想讓大家相信兒子是清白的,儘管脈絡裡沒有證據支持他兒子有交過女朋友,她還問:「是你前女友污蔑你殺人的嗎?」(這個問題“包含”的是「兒子有前女友」,但沒有“包含”「兒子前女友污蔑兒子殺人」,因為兒子可以回答「不是」,可是後者才是母親想要的結論,前者不是,所以它沒有“包含了想要獲得的結論”。然而,母親在沒有證據支持兒子有前女友的情況下問這個問題,依然是問了一個 complex question)

    冀教授舉的三個例子(系助理問鍵盤,結婚與女友,偷東西快不快樂)都似是屬於不當預設這個大分類,第一個是 complex question ,第二和第三個(像)是 false cause 。

    回覆刪除
  3. 第二個例子還不夠清楚,再舉一個:目前沒有證據支持某甲有殺人,律師問了他一個問題:「你把凶刀藏在哪裡?」

    這是complex question,預設「某甲有殺人」。但是,注意,我沒有說那個律師是要控訴他還是要幫他辯護!(一)在缺乏這個背景訊息底下,律師的問題依然是complex question,某程度上說明問問題的人的動機不是 complex question 的必要條件;(二)假設那是他的辯護律師,想幫他打掉殺人的罪名,卻因為太笨問了那個問題,同樣地, 這依然是個complex question,儘管律師沒有想要獲得的「某甲有殺人」這個結論。

    回覆刪除
  4. 想問個非常入門的問題,為甚麼「啟明星是長庚星」「水是 H2O」不是分析語句?與「單身漢是男人」有甚麼不同?為甚麼「啟明星是長庚星」「水是 H2O」是必然真的語句?如果必然=在所有/每一個可能世界,為甚麼在所有/每一個可能世界啟明星是長庚星,水是 H2O?

    回覆刪除
  5. Dickson Yuen:

    你的問題一點都不入門吼...我過一陣子整理相關論述,到時再討論吧!

    回覆刪除
  6. 我大致同意 Joe 對分析語句的分析,不過該文有點老了,冀教授近來幾乎都用「廢話謬誤」談論這類言論。

    我同意說所有「必真句」都是分析語句並不恰當,但如果把範圍縮小,那些通常被指責為 tautology或廢話謬誤的、用來誤導人的「必真句」,是否都是分析語句或 tautology 呢?

    我覺得有一點可能,畢竟這類句子幾乎都是把關鍵詞換成了必然符合論述的概念,但我不太確定。不知 Joe 有什麼看法,或是否有明確的反例呢?

    這些廢話的例子維基百科列出了幾個,我覺得還算有代表性,可以參考看看~~

    回覆刪除
  7. 那篇維基的〈廢話謬誤〉主要「參考」李天命的系統,但是內容改得不好,建議直接看李天命的《哲道行者》(最終訂本,頁108-111)。李天命講言辭空廢是我見過最好的,不過言辭空廢在他的思方學是語害,不是謬誤。

    那篇「參考」得不好的地方挺多,最關鍵的是李天命下的是語用定義,但那篇卻寫「李天命將瑣碎真理稱作言辭空廢,其中重言的命題稱作空廢命題、絕對空廢,非重言但無用的瑣碎真理稱作相對空廢」,是誤解。此外還有些細節,如將「經驗觀察或科學實驗或問卷調查等程序」改成「經驗觀察或科學問卷調查等程序」。

    回覆刪除
  8. 李天命那幾頁我查過,不太明白「李天命將瑣碎真理稱作言辭空廢,其中重言的命題稱作空廢命題、絕對空廢,非重言但無用的瑣碎真理稱作相對空廢」的誤解是哪部分?

    就我的認知,trivially 的定義是 true but not convey much information,這本身便是語用定義,看起來和李天命說的「言辭空廢」並無不合。重言命題稱作空廢命題或絕對空廢是 p.109-110 說的。至於「非重言但無用的瑣碎真理稱作相對空廢」,瑣碎真理本身就蘊涵無用,非重言則是說它是經驗陳述,比如「人死不能復生」,這也是出自李天命的書。

    回覆刪除
  9. 對經驗事實有所斷說的話語稱為「實質斷語」。……用重言命題冒充實質斷語的命題,稱為「空廢命題」。(哲道行者,最終訂本,頁109-110)

    他不是說重言命題都是空廢命題,而是說,把重言命題(沒有信息內容)當成有信息內容來用,才是空廢命題。他在《哲道行者》(頁108)的立場很明顯:邏輯及數學定理都是重言命題,沒有信息內容,但不會一律都是廢話;要用重言命題冒充實質斷語才是在講廢話。

    在《李天命的思考藝術》(頁121-122)他講得更清楚,而且有例子,僅引其中一句:重言句如果不是當作經驗事實的陳述而被提出來,則「缺乏信息內容」並不是它的弊病。

    如果把重言命題都當成廢話、謬誤,代價是邏輯/數學老師教邏輯/數學定理都會是廢話、謬誤。

    回覆刪除
  10. Joe 打稻草人了,原句是「李天命將瑣碎真理稱作言辭空廢,其中重言的命題稱作空廢命題」這顯然是說瑣碎(無用)、為真、且重言的命題是空廢命題,而不是說重言命題都是空廢命題。

    話雖如此,我大致是同意原來的寫法有誤導性,尤其李天命並未使用「瑣碎真理」等詞,這樣寫容易讓人誤解李天命的整套系統,所以修改了一些內容 (最新版本) (差異),不知還有沒有值得改善的地方呢?

    回覆刪除
  11. 可以把「李天命將瑣碎真理稱作言辭空廢,其中重言的命題稱作空廢命題」理解成「瑣碎(無用)、為真、且重言的命題是空廢命題」,這點你說得對,是我看漏了這個解釋。(但我不同意是「顯然」。)

    回覆刪除
  12. 我把廢話謬誤的一般性分析整理在一起,也重寫了幾個相關概念的區別,不過對於言辭空廢、瑣碎真理、分析語句、套套邏輯等幾個術語的描述怕有錯誤或失當,還望 Joe 檢查檢查~~

    回覆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