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5日

Photo Credit: "lapolab" via Compfight cc
踩到釘會痛,和小馬握手會擔心,喝完六杯English Tea看到帳單會惱羞。踩釘、握手、喝茶是物理事件,痛、擔心、惱羞是心理事件。物理事件是公開的,可觀察到的。相反,心理事件是私人的,他人無法觀察的。我們可以看到某甲的腳如何移動、如何踩到釘子、表情如何變得猙獰 ── 如果科技更加發達,甚至可以看到他全身的神經系統有甚麼反應。心理事件則不然:我們看不到他的痛覺

「踩釘」是一類事件,可以有許多個別例子。假如有人早上踩到釘,晚上又再踩到釘,這便可說是發生了兩個不同的個別事件,分別是「他早上那次踩到釘」和「他晚上那次踩到釘」,而這兩個個別事件都屬於同一個類別 ── 「踩釘」這個類別。心理事件也是如此,早上踩完釘覺得痛,晚上再踩到,再一次覺得痛。同樣是「痛」這個類別的事件,早上和晚上的痛分別是兩個不同的個別例子。類別 (type) 和個例 (token) 是我們默用的區分。勾踐臥薪嘗膽,叫人佩服,原因不是他臥了一次薪、嘗了一次膽,而是他持之以恆,重覆了許多次臥薪和嘗膽。換句話說,「勾踐臥薪嘗膽」是一類事件,這類別有許多個例:他在某年某月某日臥薪嘗膽,隔天又臥薪嘗膽,再隔天又再臥薪嘗膽,等等。

上世紀中葉起,由於科學愈來愈發達,不少心靈哲學家投入同一論 (Identity Theory,等同論) 的行列。所謂的「同一」,指的是將心理事件等同物理事件。同一論有兩種形態,分別是類別同一論 (type-identity theory) 和個例同一論 (token-identity theory) 。類別同一論是最早興起,也是最典型的同一論立場,主張
  1. 心理類別是物理類別(每類心理事件都是某類物理事件)
例如,「痛」是一類心理事件,主張「痛」這類心理事件不過是「C 類神經纖維活動」(C-fiber activation) 這類物理事件,便屬於類別同一論。另一形態是個例同一論,主張
  1. 每個個別的心理事件都是物理事件 (如果一事件是心理事件,它就是物理事件)
個例同一論不必主張「痛」這類心理事件等於某類物理事件,只需主張每一次痛都是個物理事件。個例同一論是比較的立場, Jaegwon Kim 有個精闢的例子說明這點。
  1. 顏色是形狀(每類顏色都是某類形狀)
  2. 每個有顏色的物件都有形狀 (如果一個物件有顏色,它就有形狀)
(3) 蘊涵 (4) ,但 (4) 不蘊涵 (3) 。假如顏色就是形狀,自然有顏色的東西都有形狀;反之則不然,雖然有顏色就有形狀,但顏色(如紅色)不等於形狀(如方形、圓形、菱形)。同樣地,假如痛等於 C 類神經纖維活動,由於後者是物理事件,自然每個痛覺都是物理事件。然而,即使每個痛覺都是物理事件,也不代表「痛」這個心理類別等於「C 類神經纖維活動」這個物理類別。因此 (1) 雖然蘊涵 (2) ,但 (2) 就沒有蘊涵 (1) 。



參考文獻
Kim, Jaegwon (2006). Philosophy of Mind (2nd). Boulder: Westview Press. pp. 101-103.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