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5日

Photo Credit: carnagenyc via Compfight cc

有些人認為道德語詞,如道德上的「對」、「錯」,都只是用來表達說話者的態度。例如「錯」不過是說話者用來表達他的反感、厭惡、反對、譴責,而「對」則是用來表達讚許、支持、同意、推薦。如此一來,講「撒謊是錯的」的人只不過是用這句話來表達他對撒謊的負面態度,而不是在描述撒謊有錯誤這一性質(如「胡志強向黑道宣戰」在描述胡志強有向黑道宣戰的性質)。這個立場屬於道德方面的表達論(expressivism),主張所有道德語詞都僅是用來表達心理狀態。

道德表達論是後設倫理學頗為興盛的流派,而且這個觀點在非學術範疇也不罕見。我見過不少人在出社會後,見識到人性的「黑暗」面,漸漸懷疑過去在學校所接受的道德規範,開始向表達論靠攏,甚至在必要時化身反道德魔人,與道德魔人大戰。當然,一般人甚少花時間仔細檢查這個立場有沒有毛病,但就算是學界比較完整的理論,一直以來也有不少反對, Frege-Geach Problem 便是其中一個相當著名的反對。這個反對最主要來自 Peter Geach 的 “Assertion” 。

首先,有不少語句雖然包含「對」、「錯」等道德語詞,卻不符合這個初步的表達論分析。例如,有些語句雖然包含「錯」這個字,但就明顯不是用來表達說話者的反感:
  1. 撒謊是錯的?
  2. 撒謊不是錯的。
  3. 撒謊是錯的,或者撒謊不是錯的。
  4. 如果撒謊是錯的,向朋友撒謊也是錯的。
  5. 我不知道撒謊是錯的。
有見及此,有些道德表達論者可能會讓步,主張「錯」這個字只有在簡單的直述句(simple indicative sentence)才表達說話者的態度。例 1 是問句,不是直述句;例 2 有連詞「不」,例 3 有連詞「或者」,例 4 有連詞「如果…」,都不是簡單句;例 5 有涉及知識狀態的「知道」,不是簡單句(英文有子句,比較易認)。以上例子參考 John Austin 的 “Meaning and Speech Acts” ,但 Searle 認為例 2 至例 5 是簡單直述句,這視乎甚麼算是「簡單語句」,對於整個反駁影響不大。如此一來,例 1 至例 5 都不是表達論的反例,因為他們說「錯」這個字在簡單直述句用來表達態度,在非簡單直述句沒有表達態度。

但這個回應會落到第二問題。直覺上以下是一個有效論證,兩個前提合在一起可以推論到結論,使用的規則是「肯定前項」(modus ponens)。

撒謊是錯的
如果撒謊是錯的,向朋友撒謊也是錯的
因此,向朋友撒謊也是錯的

但是,根據剛才讓步的表達論,第一個前提的「錯」和第二個前提的「錯」沒有一樣的意思,因為第一個前提裡它僅是用來表達態度,在第二個前提則不然。整個論證就像是變成

P
如果 Q ,則 R
因此, R

無法由前提推到結論。顯然,原本的論證是有效論證,因此表達論並不正確。

這樣寫有沒有漏掉或者搞錯 Frege-Geach Problem 的細節? Frege-Geach Problem 到底威脅到哪些理論?這些問題都有爭議。但有兩點可以肯定:一, Frege-Geach Problem 牽涉到複合句,可以是否定句、條件句,甚至是模態語句;二,它波及的理論斷不止有上述的表達論,一般認為它攻擊到非認知論(non-cognitivism),而表達論僅是非認知論的其中一支,此外還不限於道德的價值語詞,連非道德的價值語詞(如「這份筆記寫得很好」裡面的「好」)也波及。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