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揮之不去的話


via Pedro Shi

香港正發生一件大事。這段日子我總是會想起過去在 facebook 偶然看到的一則動態,那是台灣發生太陽花學運後不久的事情。(來源
[法學緒論]

老師問:「覺得衝進行政院的學生需要負賠償責任的請舉手。」

幾乎全班都舉手。

老師笑著說:「對,你們都知道,爭取民主的過程,需要付出代價。而民主,總是少數人付代價,多數人搭便車。」

「而搭便車的那些人,常常變成酸民,道貌岸然的批判那些付出代價的人。然而,這些酸民之所以可以在那邊酸,是因為20年前,已經有人幫他們付了代價。」
香港的遮打運動和台灣的太陽花學運有很多不同之處,唯獨是兩次運動總不缺乏道貌岸然人。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