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


Photo Credit: eliduke via Compfight cc

可靠論 (reliabilism) 是當代盛行的知識論學派,主張我們是否擁有知識取決定我們形成信念的過程、方法、或其他知識相關的因素是否可靠。根據其中一個簡單版的可靠論:

S 知道 p ,若且唯若, S 透過可靠的程序形成真信念 p

可靠論的版本非常多。這個版本要定義知識(而非證成 (justification)),因而屬於知識可靠論 (knowledge reliabilism) 。此外,由於它著眼在形成信念的程序,所以有時又稱為「程序可靠論」 (process reliabilism) 。

Jonathan Vogel 在 2000 年和 2008 年分別有兩篇文章 ── “Reliabilism Leveled” 和 “Epistemic Bootstrapping” ── 反對可靠論,那兩篇文章有個有趣的例子,叫做汽油表例子 (Gas Gauge Case) ,而出現這類例子的情況,則叫做「知識拔靴帶」 (epistemic bootstrapping,我不知道其他翻譯) 。

拓海的汽車有個汽油表 (gas gauge) ,會準確反映車子的油量。如果汽油表的指針指向 “F” ,便代表車子滿油。這個汽油表每次指向 “F” 的時候,油箱都是滿的。與一般人一樣,拓海每次看汽油表,都會形成一個信念「汽車的油箱是滿的」。有別於一般人的是,拓海看汽油表時都會基於他的知覺,多形成一個信念「汽油表的指針指向 “F” 」。於是,每次看汽油表,拓海都有個真信念「汽油表的指針指向 “F” ,而且,汽車的油箱是滿的」。經過多次觀察,藉由歸納法,拓海相信「汽油表十分可靠」。根據可靠論,拓海不僅相信,甚至知道「汽油表十分可靠」。

直覺上,拓海稱不上是知道汽油表十分可靠。然而,可靠論似乎難以反駁這個結論。這個例子的步驟可以整理成論證,以「 K(p) 」作為「拓海知道 p 」的縮寫:
  1. K(在 t 時間油箱滿油)
  2. K(在 t 時間汽油表指向 “F”)
  3. K(在 t 時間油箱滿油,並且,在 t 時間汽油表指向 “F”)
  4. K(在 t 時間汽油表準確反映油量)
  5. 重覆 4 : K(在 t1 時間汽油表準確反映油量、在 t2 時間汽油表準確反映油量、在 t3 時間汽油表準確反映油量, ...)
  6. K(汽油表十分可靠)
可靠論能否反駁其中一步?首先, 1 是根據可靠論而成立的,因為故事已假定拓海形成真信念的程序是看汽油表,而汽油表可是一個可靠的工具,會準確反映油箱的油量,所以拓海是透過可靠的程序(汽油表)而擁有真信念「在 t 時間油箱滿油」。再者, 2 同樣應該成立。拓海透過他的感官經驗,觀察油箱的指針,因而相信「在 t 時間汽油表指向 “F”」。拒絕 2 等於否認最典型透過感官獲得知識的情形,等於向懷疑論靠攏。 3 的知識內容 (p且q) 是由 1 的知識內容 (p) 和 2 的知識內容 (q) ,透過演繹法 Conjunction 而來。演澤法是可靠的程序,因此 3 應該要成立。同樣地,由 3 到 4 也沒有問題:如果某個時間汽油表所顯示的與油箱的油量一致,代表汽油表(那一次)準確反映油量。接下來的 5 不過是表示 1-4 頻頻發生,例如,表示拓海在幾年內不斷重覆 1-4 ,因而有一堆知識:知道汽油表在 t1 準確、汽油表在 t2 準確 、汽油表在 t3 準確,如此類推。透過大量取樣,最後的 6 是由歸納法和 5 得來。可靠論要承認歸納法是可靠的程序,又接受 5 ,便無可避免也要接受 6 。可是, 6 是荒謬的,在例子裡,拓海甚至沒有檢查過油箱,竟也可知道汽油表可靠。

6 由 5 透過歸納法而來。 5 僅是表示 4 多次發生。 4 是由 3 推導而來, 3 是由 1 和 2 藉由演繹法得到。 2 明顯不會有問題,所以,凶手只會是 1 。由於拓海形成真信念的程序可靠,可靠論蘊涵 1 成立,因此,可靠論是錯的。

這種情況之所以叫做拔靴帶,我猜測(!)是由於英語的慣用語 “pull oneself up by one's own bootstraps” 。假如可靠論成立,拓海可謂是「只透過拔自己的靴帶將自己提起」,而可靠論則是提供了 1 這條關鍵的靴帶,令拓海可回過頭來知道形成 1 的程序(汽油表)可靠。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