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用中文寫的思方書不多,寫得好的更是少之又少。貝剛毅的《思方導航》(第四版)相信是同類書籍中數一數二的導論書。

這本書優點很多,有一點特別難得:淺白之餘不失嚴謹。要寫一本淺白的思方書不難,將各類謬誤列出來,用例子講一講,通常就夠淺白。(可見我對「甚麼算是思方書」的要求相當低。)要嚴謹本身有難度,要淺白同時嚴謹,難度更上一層樓。不少坊間常見的錯誤,《思方導航》都有注意到並特意解釋。此書嚴謹,可見一斑。

僅舉一例。以下這個推論,一般會被指犯了肯定後項的謬誤:

所有科學家都是唯物主義者
馬克思是唯物主義者
所以,馬克思是科學家

不少人都誤以為用同樣形式的論證就犯了肯定後項的謬誤,但這個想法其實是錯的,作者在第192頁的註腳解釋這為何是錯的(懂一點科學哲學就更易明白)。見過錯誤定義,又明白錯在哪裡,更能欣賞他對「肯定後項的謬誤」所下的定義。

《思方導航》可挑的毛病的十分少,我挑到的都是無足輕重的瑕疵。比如,作者規定滑坡論證的標準形式是:
1. 如果容許 A0 發生, C1 將發生
2. 如果 C1 發生, C2 將發生
3. 如果 C2 發生, C3 將發生
4. C3 是(或 C1 和 C2 同時也是)壞後果
5. 因此,不應容許 A0 發生(在頁155)
將這定為標準形式會限制滑坡論證最多只可包含三個後果(C1, C2, C3),但有些滑坡論證的後果卻不只三個,例如以下這個論證
Whatever proportions [Nazi] crimes finally assumed, it became evident to all who investigated them that they had started from small beginnings. The beginnings at first were merely a subtle shift in emphasis in the basic attitude of the physicians. It started with the acceptance of the attitude, basic in the euthanasia movement, that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life not worthy to be lived. This attitude in its early stages concerned itself merely with the severely and chronically sick. Gradually the sphere of those to be included in the category was enlarged to encompass the socially unproductive, the ideologically unwanted, the racially unwanted and finally all non-Germans. But it is important to realize that the infinitely small wedged-in lever from which this entire trend of mind received its impetus was the attitude toward the nonrehabilitable sick. (Leo Alexander; quoted from Peter Singer, Practical Ethics (3rd), p.187; my emphesis.)
滑坡論證(或上坡論證)的標準形式要涵蓋涉及更多後果的情形,可以改成

1. 如果容許 A0 發生, C1 將發生,繼而 C2 將發生,繼而 C3 將發生,……,繼而 Cn 將發生。(‘C1’, ‘C2’, ...或 ‘Cn’ 可指同一件事)
2. Cn 是壞後果
3. 因此,不應容許 A0 發生

不過內文的說明已經夠清晰,這點瑕疵實在無傷大雅。

《思方導航》講訴諸人身的謬誤,我覺得特別有趣。作者特意縮窄這類謬誤,將之限制在「推論某人的言論為假的論證」。所以,即使有人由「某甲奇醜無比」推論「某甲奇蠢無比」,由於這不是在推論某甲的言論為假,它仍不符合該書定義的訴諸人身謬誤(頁176-181)。這個做法可能是為了有更明確的定義,因為若要涵蓋上述的例子,訴諸人身謬誤就要放寬標準,連帶定義項會比較少訊息內容,例如我自己用的定義「針對個人特徵攻擊,並以此推論不相干的結論」,就沒有該書的定義明確。不過這點純屬猜測。(我的「訴諸人身謬誤」比該書用的闊,而該書的「訴諸人身謬誤」即是我的「人身攻擊謬誤」)

7 comments:

  1. //滑坡論證(或上坡論證)的標準形式要涵蓋涉及更多後果的情形,可以改成

    1. 如果容許 A0 發生, C1 將發生,繼而 C2 將發生,繼而 C3 將發生,……,繼而 Cn 將發生。(‘C1’, ‘C2’, ...或 ‘Cn’ 可指同一件事)//

    我不同意上述定義,理由如下:

    (一)
    「繼而 ……將」這個提法表示C2發生在C1之後。但如果C2發生在C1之後,‘C1’和‘C2’就「不可」指同一件事了。

    (二)
    如果C2是C1的「後果」,那麼C1就是C2的「原因」。但如果‘C1’和‘C2’是指同一件事,就會導致「自己是自己的後果」或「自己是自己的原因」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會有這兩個後果,因為 e.g. 在 C2 和 C3 指同一件事的情況就不會有「 C2 繼而 C3 」,而會只寫一個 C2 (或 C3) 。書裡原本的寫法已經特別規定可以出現只有一個後果的情況,而我只要把它改到多於3個後果。要更嚴格有其他寫法,例如

      令 n ≥ 1 ,其標準形式為:
      (1). 如果容許 A0 發生, C1 將發生
      (2). 如果 C1 發生, C2 將發生
      ……
      (n). 如果 Cn-1 發生, Cn 將發生
      (n+1). Cn 是壞後果
      (n+2). 因此,不應容許 A0 發生

      但放這種定義會嚴重破壞那本書原本平易近人的優點,所以我想倒不如像作者那樣寫完一個標準形式後再解釋其他情況,於是當時也沒放註腳。

      刪除
    2. //令 n ≥ 1 ,其標準形式為:
      (1). 如果容許 A0 發生, C1 將發生
      (2). 如果 C1 發生, C2 將發生
      ……
      (n). 如果 Cn-1 發生, Cn 將發生
      (n+1). Cn 是壞後果
      (n+2). 因此,不應容許 A0 發生//

      這個定義比之前那一個清楚,且不易引起誤會,我覺得比較可取。

      //書裡原本的寫法已經特別規定可以出現只有一個後果的情況//

      書裡原本的標準形式有三個後果,但作者只規約可以出現只有一個後果的情況,而沒有說及若有兩個後果的情況算不算是「滑坡論證」。讀者當然可以舉一反三,認為既然一個和三個都算,那麼兩個自然也算。不過這是讀者的舉一反三,而不是作者說的(因為作者根本沒有說)。

      這點是否也算是瑕疵?

      //但放這種定義會嚴重破壞那本書原本平易近人的優點//

      書裡有這一段:
      「對方格內的 標準式有一點須補充。即使起始時間引致的壞後果只得一個,我們也將之規約為滑坡論證。」

      其實只要將上面一段裡的「只得一個」改成「只得一個或只得兩個或多於三個」,不是平易近人得來又不失嚴謹嗎?

      刪除
    3. 改錯:

      「即使起始時間引致的壞後果只得一個」應為「即使起始事件引致的壞後果只得一個」

      刪除
    4. //書裡原本的標準形式有三個後果,但作者只規約可以出現只有一個後果的情況,而沒有說及若有兩個後果的情況算不算是「滑坡論證」。讀者當然可以舉一反三,認為既然一個和三個都算,那麼兩個自然也算。不過這是讀者的舉一反三,而不是作者說的(因為作者根本沒有說)。

      這點是否也算是瑕疵?//

      算是,不過我認為脈絡已經相當清楚,兩個後果也算滑坡,所以也不是甚麼大問題。

      //其實只要將上面一段裡的「只得一個」改成「只得一個或只得兩個或多於三個」,不是平易近人得來又不失嚴謹嗎?//

      這一段不能改成你寫的那樣,因為要接下面的例子,而下面的例子只有一個後果。(btw, 有些書把只有一個後果的情況叫做 false cause, 所以算是把 false cause 歸進 slippery slope argument 的其中一個分類。)

      我想以貝剛毅的功力,他一定知道有些滑坡論證的後果不只三個,大概是寫著寫著顧此失彼才把標準形式寫成那樣。如果真的要把這點寫明白,只要註明「滑坡論證可以只有一個後果,也可以有很多個」,這樣大概就可以了。

      刪除
    5. 《思方導航》一書把「訴諸無知的謬誤」歸類為「不相干的謬誤」,並有如下界說:

      「如果論證的前提對結論提供不了任何程度的支持,即在前提為真的情況下結論為真的可能性沒有任何提升,該論證便犯了不相干的謬誤(fallacy of irrelevance)。」(第一版,頁176)

      「倘若我們只因某個看法沒理據證明便推論其為假,或只因某個看法沒理據否定便推論其為真,那就犯了訴諸無知的謬誤(fallacy of appeal to ignorance)。」(第一版,頁182)

      分析:
      若某看法「沒理據證明」,那麼「該看法為假」的可能性要比該看法在「有理據證明」的情況下為高。因此不算「在前提為真的情況下結論為真的可能性沒有任何提升」。

      若某看法「沒理據否定」,那麼「該看法為真」的可能性要比該看法在「有理據否定」的情況下為高。因此不算「在前提為真的情況下結論為真的可能性沒有任何提升」。

      根據上述,「訴諸無知的謬誤」不應歸類為「不相干的謬誤」。

      Joe兄同不同意?

      刪除
    6. //若某看法「沒理據證明」,那麼「該看法為假」的可能性要比該看法在「有理據證明」的情況下為高。//

      //若某看法「沒理據否定」,那麼「該看法為真」的可能性要比該看法在「有理據否定」的情況下為高。//

      在沒有考察過有任何理據證明的情況,第一條不成立。在沒有考察過有任何理據否定的情況,第二條不成立。

      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