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高登接著說

高登有巴打問羅素的 “On Denoting” ,看得我心癢癢,一於也來搭兩嘴。講講關於 primary occurrence 和 secondary occurrence 的問題。

巴打引用的文本出自 Justin Woods 的解釋。這兩個概念其實不難理解,不過要真的掌握透徹,最好還是回到 “on denoting” 的脈絡,先暸解羅素在整篇文章的計畫。然而,我們大可用簡單一點的的方式講講這個區分在羅素理論的重要性。

羅素在該 “On Denoting” 的一個核心課題是解釋確定描述詞 (definite description) 的語意,如「the present king of France」(現今法國國王)。考慮一個語句:

(0). 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

假如要否定這個語句,直覺上有兩個做法

(1). 現今法國國王不是禿頭 (the present king of France is not bald)
(2). 並非,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 (it is not the case that the present king of France is bald)

第一個做法是將否定 “not” 直接加在「禿頭」前面、「現今法國國王」後面,這個做法底下,「現今法國國王」的呈現叫做 primary occurrence 。第二個做法是將否定 “not” 加在整個句子前面,這個做法底下「現今法國國王」的呈現屬 secondary occurrence 。

這兩種 occurrence 有分別嗎?有。對羅素來說,「現今法國國王」的意思 ── 粗略而言 ── 其實就是「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現今法國國王」。所以,上述三句分別又是:

(0). 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
(1). 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現今法國國王不是禿頭
(2). 並非,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

(0) 是假的,因為根本沒有現今法國國王。 (1) 是假的,同樣因為沒有現今法國國王。不過 (2) 卻是真的,因為, (2) 說的正是:沒有一個禿頭的現今法國國王。(強調「粗略而言」,乃是由於羅素認為確定描述詞「現今法國國王」獨立地看,而不是放在完整語句裡,其實沒有意義。)

羅素的理論將「現今法國國王」的意思解釋成「有一個獨一無二的現今法國國王」,使得 (0) 「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和 (1) 「現今法國國王不是禿頭」一同為假。然而,這兩句直覺上互相矛盾,根據排中律,兩句至少有一句是真的。面對這個困難,羅素的解釋是: (0) 「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和 (2) 「並非,現今法國國王是禿頭」才是互相矛盾,確實有一句是真的 ── (2) 是真的。要避免混淆 (1) 和 (2) ,就需要用 primary occurrence 和 secondary occurrence 的概念。

這個區分在當代語言哲學非常常見,即使不是談確定描述詞,語言哲學家也會用這個區分來釐清歧義

利申:本人絕對不是高登巴打。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