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


假設在一次船難之後,有群倖存者擠上了一艘救生艇。可是,救生艇只能載七人,若果全部倖存者都在艇上,只會所有人都罹難,但若果將人拋下救生艇,在當下的環境,那人肯定無法生還。當時船長在艇上,他知道艇上的倖存在要生存下去,必須用到自己的航海知識,也必須聽從自己指揮,因此,他須決定要否將其他人拋下去。
一方面,在這情境將人拋下救生艇等於置對方於死地,船長不應該將人拋下艇,另一方面,若要救到大多數倖存者,船長卻又應該將人拋下救生艇。在這情況,船長同時有兩件應該做的事 ── 「將人拋下艇」和「不將人拋下艇」,可是他顯然無法兩件都做到。
假設在某個集中營,守衛要殺死蘇菲的兩個孩子,但若果蘇菲親手殺死其中一個,守衛便會放過另一個孩子。因此,如果蘇菲親手殺死一個孩子,至少還有一個會得救,但如果蘇菲一個也不殺,那麼兩個孩子便都會被守衛殺死。
同樣地,一方面,為了救一個孩子,蘇菲應該殺死一個孩子,另一方面,殺(無辜的)孩子是道德上錯的事,蘇菲不應該殺死孩子。這情境裡蘇菲一樣有兩個選擇 ── 「殺死一個孩子」和「不殺一個孩子」 ,這兩個都是她應該做的,可是沒有人能兩件事都做到。

上述兩個情況是其中一類道德兩難 (moral dilemma) 的情形。用 R. M. Sainsbury (2009: 34-39) 的分析,不少人認為道德兩難是悖論,理由是,在這些情況,以下兩句同時成立:

(Oy) 當事人應該做 A
(On) 當事人不應該做 A

在上述兩個例子,分別是「船長應該將人拋下艇」和「船長不應該將人拋下艇」,以及「蘇菲應該殺死一個孩子」和「蘇菲不應該殺死一個孩子」。留意,中文的「不應該」其實是「ought not」中文的「不應該」其實是英文的 “ought not” ,因為,當甲不應該做 A ,卻又做了 A 時,我們會指控甲犯了錯。這表示「甲不應該做 A」表達了「甲有義務不做 A」(ought not) ,而非「甲沒有義務做 A」(not ought) ,在後者的情況不做 A 也不會犯錯。,所以這兩句用英文寫其實是

(Oy) The agent ought to do A
(On) The agent ought not to do A

然而,這兩句嚴格來說並沒有矛盾,因為它們的意思其實是

(Oy) 當事人有義務做 A
(On) 當事人有義務不做 A

當然「做 A」和「不做 A」有衝突,但這不代表 (Oy) 和 (On) 有矛盾,情況如同「小明相信地球是圓的」和「小明相信地球不是圓的」。雖然「地球是圓的」和「地球不是圓的」有衝突,但小明卻有可能同時相信兩者 ── 這顯示「小明相信 P 」和「小明相信 not-P」本身沒有矛盾,有矛盾的是小明所相信的東西。同樣地,「當事人有義務做 A 」和「當事人有義務不做 A 」也沒有矛盾。若要有矛盾,那兩句應該是

(Oy)
當事人有義務做 A
當事人應該做 A
The agent ought to do A

(nO)
當事人沒有義務做 A
當事人沒有應該做 A
It is not the case that the agent ought to do A

第二句不是「The agent ought not to do A」,而是「It is not the case that the agent ought to do A」,才會出現矛盾。為簡化說明,由此可採用道義邏輯 (deontic logic) 的部分符號約定。以下中英文裡的「A」其實有所不同。在英文的 “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A” , “A” 是一個完整句子,在說一個完整事件;在中文的「當事人應該做 A」, “A” 不是完整句子,它說的是一個行為。例如, 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Sophie kills a child 和「蘇菲應該殺死孩子」,前者的 “A” 是 “Sophie kills a child” ,後者的 “A” 是「殺死孩子」。

O(A)=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A
當事人應該做 A 
O(~A)=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not-A
當事人應該不做 A 
~O(A)=It is not the case that 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A
當事人沒有應該做 A
C(A)=It can be the case that A
當事人有能力做 A
O(A&B)=It ought to be the case that both A and B
當事人應該做 A 和 B

在道德兩難的情況,雖然有

O(A) 和 O(~A)
(例,船長應該拋人下艇,並且應該不拋人下艇。)

但卻沒有嚴格的矛盾

O(A) 和 ~O(A)
(例,船長應該拋人下艇,並且沒有應該拋人下艇。)

要產生矛盾,其中一個方法是假定

如果 O(~A) ,則 ~O(A)
如果應該不做 A(不應該做 A),則沒有應該做 A 

可是,問題是,上面兩個道德兩難的情況正正顯示這個假定有問題:「船長應該不將人拋下艇」 (ought not) 不蘊涵「船長沒有應該將人拋下艇」 (not ought) ── 為了最多數的人的生命,船長同時應該將人拋下艇;「蘇菲應該不殺死一個小孩」 (ought not) 不蘊涵「蘇菲沒有應該殺死一個小孩」 (not ought) ── 為了盡力救孩子,蘇菲同時應該殺死一個。

第一個從兩難推出矛盾的策略雖不成功,卻也不表示沒有其他成功的策略。 Sainsbury 指出,尚有另一策略,可從道德兩難的情境推出矛盾。方法是做另外兩個假定:

(AGG)
如果 O(A) 和 O(B) ,則 O(A&B)
如果當事人應該做 A 而且當事人應該做 B ,則當事人應該做 A 和 B

(CAN)
如果 O(A) ,則 C(A)
如果當事人應該做 A ,則當事人有能力做 A

前者說的是:如果當事人應該做 A ,而且當事人又應該做 B ,那麼當事人便應該既做 A 又做 B 。( “AGG” 是 aggregation 的意思。)後者說的是:如果當事人應該做 A ,則當事人可以(有能力)做 A 。第二個假定又稱為「應該蘊涵能夠」 (ought implies can) 。從這兩個假定,很容易便可推出矛盾:

1.O(A) & O(~A)
船長應該將人拋下艇,而且,船長應該不將人拋下艇情境設定
2.~C(A&~A)
船長沒有能力既將人拋下艇,又不將人拋下艇情境設定
3.O(A&~A)
船長應該既將人拋下艇,又不將人拋下艇來自 1 AGG
4.C(A&~A)
船長有能力既將人拋下艇,又不將人拋下艇來自 3 CAN

1 和 2 是道德兩難的情況必定符合的條件, 3 和 4 乃透過 AGG 和 CAN 由 1 推出,可是 4 與 2 有矛盾,因此,道德兩難隱含矛盾。

可是,有些人未必接受 AGG 和 CAN 。

假如你認為道德要求有上限,你便未必同意 AGG 。例如,在某個情境,小陸子應該用一筆錢幫忙朋友甲,又應該用一筆錢幫助朋友乙,但他未必有義務既幫甲又幫助乙,因為兩筆錢的總和可能會使他一貧如洗,連自己的生活也成問題(例如會被 cut wifi)。我們應該幫人,但我們未必就應該捨己成人 ── 即使兩件事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但若果兩件事的加起來的犧牲極大,我們便沒有義務兩者都做。所以,當事人應該做 A 和當事人應該做 B ,不蘊涵,當事人應該既做 A 又做 B 。

有些人認為 CAN 是錯的,因為日常生活已有不少反例。縱使醉酒的司機在醉酒的情況沒有能力不魯妄駕駛,他仍然有義務不魯妄駕駛。即便癮君子沒有能力停止嗑藥,他依然應該停止嗑藥。當事人沒有能力不做某事,不代表他就沒有義務不做那件事。

這兩個反對理由都是比較初步的理由,不過卻已足夠顯示 AGG 和 CAN 沒有第一眼看起來那麼堅實可靠。



Sainsbury, R. M. (2009) Paradoxes (3r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