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從邏輯實證論 (logical positivism) 過渡到邏輯經驗論 (logical empiricism) ,最有名的著作當數 A. J. Ayer 的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在該書的第二版, Ayer 修改原本的檢驗判準 (testability criterion) ,以避開一些問題,不過 Church 在其兩頁長的書評卻(用一段)指出,這個修正過後的版本仍然有問題。

Ayer 在第二版的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採用修正過的檢驗判準:

語句 S 有經驗意義 (empirical import) ,若且僅若,
(i). S 和某個輔助假設 H 可演繹出觀察語句 O ,而且
(ii). H 本身無法演繹出觀察語句 O ,而且
(iii). H 要麼是分析語句 (analytic sentence) ,要麼可獨立地被證明是可檢驗的

Churh 的反對是:只要有三個互不蘊涵的觀察語句,任何語句或它的否定都會根據判準是有經驗意義。

假設 $O_1$, $O_2$, $O_3$ 是三個觀察語句,每一個都無法演繹出另一個觀察語句。假設 $S$ 是任意一個語句。

首先,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是可直接檢驗的,因為它配合 $O_1$ 可演繹出 $O_3$ ,也就是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O_1$
------------------------------------------------------
$O_3$

再者,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要麼可單獨演繹出 $O_2$ ,要麼不可以。假如不可以, $S$ 便是可間接檢驗的,因為

$S$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
$O_2$

由於第一步已證明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是可直接檢驗的,這一步顯示 $S$ 配合一個可直接檢驗的輔助假設,可演繹出觀察語句 $O_2$ ,因此根據判準, $S$ 也是有經驗意義的。

另一方面,假如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可單獨演繹出 $O_2$ , $\neg S$ 便是可直接檢驗的

$\neg S$
$O_3$
------------------------------------------------------
$O_2$

由 $\neg S$ 和 $O_3$ 可得出 $O_3\land \neg S$ ,後者又可得出 $(\neg O_1\land O_2)\lor(O_3\land\neg S)$ 。由此可見, $\neg S$ 配合肯定可檢驗的觀察語句 $O_3$ ,能夠演繹出 $O_2$ ,根據判準, $\neg S$ 有經驗意義。

於是乎,只要有 $O_1$, $O_2$, $O_3$ ,對於任何一個語句 $S$ ,要麼 $S$ 是有經驗意義,要麼 $\neg S$ 有經驗意義。



參考文獻
Ayer, Alfred Jules (1946).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2nd. ed.). Gollancz.
Church, A. (1949). Review: Alfred Jules Ayer, Language, Truth and Logic. Journal of Symbolic Logic 14 (1):52-53.
Hempel, Carl G. (1950). Problems and changes in the empiricist criterion of meaning. 11 Rev. Intern. De Philos 41 (11):41-63.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