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linguistic Negation

一般來說,邏輯裡的「否定」 (negation) 對應到中文的「不是」以及英文的「not」,不過這只是「一般來說」。自然語言裡,一個符號有多種用法已不是新鮮事。中文的「不是」便有一種用法不是邏輯上的否定。

假設在某個宴會,甲在介紹乙女士的時候,說「她是丙的妻子」。乙馬上抗議:

「我不是丙的妻子:丙是我的丈夫!」此例子改自 Priest (2006) Doubt Truth To Be A Liar, p.77 的 “I am not his wife: he is my husband” 。

(設想乙是非常極端的女權主義者。)

留意,如果乙的「不是」是邏輯上的否定的意思,她所說的話便有矛盾。因為,如果丙是她的丈夫,她便是丙的妻子,使得前句「乙不是丙的妻子」和後句「丙是乙的丈夫」有矛盾。假設當時只有傳統的婚姻制度。

稍加反省,不難發現乙所抗議的其實是甲的措辭:乙不希望甲用「某人的妻子」這字眼介紹她。乙所反對的不是甲的措辭的內容(即:她是丙的妻子),而是甲的措辭本身(即:「她是丙的妻子」)。參考〈使用和提及〉換句話說,乙所否定的不是語言所表達的內容,而是語言本身,因此,這種否定又稱為 “meta-linguistic negation” (後設語言否定) 。

相似的例子,在電影裡可找到不少。「破壞之王」的斷水流大師兄曾經說過:

source: 網上資源

為了避免「針對」一詞引來的麻煩,試假設斷水流大師兄說的是:

「不是……不要誤會,我不是說你(黑熊)是垃圾,我是說在座各位都是垃圾。」

斷水流的後一句「在座各位都是垃圾」在那個情境已經蘊涵「黑熊是垃圾」;如果他肯定當時的聽者都是垃圾,但否定黑熊是垃圾,便會有矛盾。不過,那句話明顯是個恰當的用法 (appropriate, felicitous use) ,因為那句話可以理解成,他沒有否定黑熊是垃圾,而是否定「黑熊是垃圾」這個措詞,理由是,他想要說不只黑熊是垃圾。這種情況也可理解成他是在用 meta-linguistic negation 。兩點。一,這種重新詮釋 (reinterpretation) 的過程很可能涉及 Gricean reasoning 。二,如果斷水流所否定的不是語言,而是他的 commitment ,加上 Gricean reasoning ,那便可能有 meta-linguistic negation 以外的方法可以理解他所說的話。

類似的用法,日常也有相當多。

「你不是遲到,你是遲大到。」
「你不是醜,你是十分醜。」
「他不是聰明,他是聰明絕頂。」

這些很可能都是 meta-linguistic negation 。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