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0日


Photo Credit: albertogp123 Flickr via Compfight cc

Paul Henne, Vladimir Chituc, Felipe De Brigard, 以及 Walter Sinnott-Armstrong 去年在 Analysis 發表了篇實驗哲學 (experimental philosophy, X-phi) 的文章 “An Empirical Refutation of ‘Ought’ Implies ‘Can’” ,要以所謂的「經驗方法」推翻「『應該』蘊涵『能夠』」 (‘Ought’ implies ‘Can’) 這條原則:

(OIC). 如果 S 應該做 A ,則 S 能夠做 A
(If S ought to do A, then S can do A)

我本不抗拒實驗哲學,以前看 Sinnott-Armstrong 關於電車難題 (trolley problem) 的實驗哲學文章也沒有甚麼感覺,但對這篇可是相當反感。

文章第2節提到三個可以推翻 OIC 的實驗,可是光第一個實驗的場景 (scenario) 就已經是基於對 OIC 十分不友善的詮釋:

某人因為不想赴正午的約,故意拖到約會前夕仍不出門口,使得他在當時不能夠在正午抵達,可是多數受試者仍覺得他應該要在正午抵達。

對我來說,這種場景可能真的在某個意思底下與 OIC 有衝突,但它的作用頂多是幫助我們更完整地釐清大家心目中 OIC 的意思,而不是用來推翻 OIC ,因為這種反對實在太過瑣碎 (trivial) ,甚至太過廉價 (cheap) 。

我不反對實驗哲學,但不得不說,我們能夠從實驗得到的結論,大大取決於實驗方法。不夠嚴謹和小心的實驗,幾乎甚麼都可以「推翻」。在簡單的問答情況,絕大多數人都會認為「所有 X 都是 Y」蘊涵「有些 X 是 Y」,而且絕大多數人會覺得「所有 X 是 Y」和「所有 X 不是 Y」不能一起為真,但我不認為當代邏輯的兩個常見的原則(「所有 X 是 Y」不蘊涵「有些 X 是 Y」;「所有 X 是 Y」和「所有 X 不是 Y」可以一齊為真)會僅僅因此便動搖。

4 comments:

  1. 爲何「所有 X 都是 Y」不蘊涵「有些 X 是 Y」?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參考這一篇

      http://thiseven.blogspot.hk/2015/09/blog-post_8.html

      刪除
    2. 這裡有說明其中一點:https://thiseven.blogspot.hk/2017/03/spsp.html

      刪除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