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7日

Photo Credit: Brett Jordan Flickr via Compfight cc

最近終於有時間可以一直看書,本來有非常多點子寫筆記,但實在想繼續享受這段珍貴的美好時光,因此網誌一直擱著。不過,實在擔心過些日子就將讀過的東西忘清光,是以想大概講講兩篇文章:
嚴格來說,這兩篇文章都不是反對超一致邏輯(弗協調邏輯,paraconsistent logic),而是反對某某幾個支持超一致邏輯的論證。

甚麼是超一致邏輯?古典邏輯有一條「矛盾蘊涵一切」的原則,意思是,根據古典邏輯的設定,矛盾的語句蘊涵所有語句;換句話說,如果矛盾句為真,所有語句都必定會為真。超一致邏輯便是泛指這條原則不成立的邏輯系統。

古典邏輯 (classical logic) 自面世以來,一直面臨不少挑戰。雖然這套系統現時仍是邏輯教科書的標準系統,但非古典邏輯 (non-classical logic) 早已應運而起,甚至已踏入百家爭嗚的時期。超一致邏輯作為其中一種非古典邏輯,最初並不受重視,不過其他非古典邏輯也各自遇到難題,使得超一致邏輯在當代愈來愈受注目。(Dov M Gabbay 與 F. Guenthner 主編的 Handbook of Philosophical Logic ,到第二版(Vol. 6)才有超一致邏輯。)

我們有甚麼理由支持超一致邏輯? 最有名的理由是規範性論證 (the normative argument) ,也是第一篇文章 Steinberger (2016) 反對的論證。我以前看完那篇後寫過一則筆記,但只介紹規範性論證,沒有講裡面的反對。 Steinberger (2016) 的反對大略是,一旦我們將規範性論證寫出來,便會發現裡面含有歧義,假如進一步將各個意思抽出來分析,最終會發現全部意思底下規範性論證都不成立。這篇用到一點應然邏輯 (normative logic) 的記號,但不需要真的學過應然邏輯(例如道義邏輯 (deontic logic)),文章整體亦不難懂。

第二篇 Michael (2016) 掛名討論 ‘a “most telling” argument’ ,但其實討論了兩個主要論證。第一個作者稱之為 “the deductive argument ” ,並嘗試指出這個論證如果沒有丐題 (begging the question) ,也會有其他問題。第二個論證叫做 “the abductive argument” ,但基本上就是規範性論證的變種。 Michael 的主要批評是:即使有些內含矛盾的理論在古典邏輯底下可以推論出任何語句,也不代表我們應該 (ought to, should) 要從那些系統推論出任何語句,因為除了真 (truth) ,還有其他因素規範我們做推論(哪些推論應該做,哪些不應該做)。這篇雖然的技術門檻不高,裡面用的符號少,但概念門檻甚高,例如定義「理論」 (theory) 的兩個方法,若非對邏輯和邏輯哲學有點掌握, 十之八九看不懂。

我傾向覺得第一篇是對的,第二篇是錯的,但仍在思考問題所在。然而,儘管沒有完全同意這兩篇文章,我也非常推薦對超一致邏輯有興趣的人仔細讀一讀這兩篇。反對「矛盾蘊涵一切」的理由表面上十分有說服力,但這兩篇文章示範怎樣透過精細的分析,將「看起來很有說服力」的論證變成「看起來我覺得有說服力是我太天真」。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Toggle Foo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