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反對語意預設的論證



「預設」 (presupposition) 有日常用法和專門用法。日常用法較粗鬆,泛指使得行為或理論合理所必須的假設;專門用法較為嚴格,至今仍未有令人滿意的定義。不過,根據 Stephen C. Levinson (1983: 181-184) ,多數學者會同意,專門用法的恰當定義須大致能處理 Lauri Karttunen 提出的十三類現象,當中包括:
  1. 阿吉後悔讀大學(預設:阿吉有讀大學)
  2. 阿吉發現自己是智障(預設:阿吉是智障)
  3. 阿吉又再食大麻(預設:阿吉食過大麻)
  4. 阿吉沒有再玩變態遊戲了(預設:阿吉有玩過變態遊戲)
  5. 阿吉讀哲學之前讀過心理學(預設:阿吉有讀哲學)
要解決定義問題,無可避免要面對另一個問題:「預設」本質上是語意現象 (semantic phenomenon) 還是語用現象 (pragmatic phenomenon) ?語言學家和語言哲學家為此討論許多有趣的語言現象,不過我最感興趣的卻是個最離地、最抽象的論證。

語意預設 (semantic presupposition) 有個相當簡單的定義:

X 語意上預設 Y =Df X 蘊涵 Y,並且, Not-X 蘊涵 Y

比如,以下兩句似乎都蘊涵「你輕度弱智」(Y):

A. 1. 你父母發現你輕度弱智(X)
A. 2.你父母沒有發現你輕度弱智(Not-X)

或者,以下兩句同樣似是蘊涵「你曾在馬路祼跑」(Y):

B. 1. 你後悔在馬路裸跑(X)
B. 2. 你沒有後悔在馬路祼跑(Not-X)

語意預設能解釋頗多「預設」的例子。然而,有個抽象兼離地的論證,卻足以動搖所有將「預設」歸入語意類別的定義。

1.「你後悔在馬路裸跑」預設「你曾在馬路裸跑」(假設)
2.「你後悔在馬路裸跑」蘊涵「你曾在馬路裸跑」(根據1和定義)
3.「你沒有後悔在馬路祼跑」蘊涵「你曾在馬路裸跑」(根據1和定義)
4.要麼你後悔在馬路裸跑,要麼你沒有後悔(排中律)
5.你曾在馬路裸跑(根據2, 3, 4)

留意,這個論證沒有假設「你後悔在馬路裸跑」是事實,它在 1 的假設是「『你後悔在馬路裸跑』預設『你曾在馬路裸跑』」,而這個假設是提出語意預設的人想要解釋的語言現象,因此語意預設的支持者難以反對 1 。此外, 2 和 3 都是從語意預設的定義得來,同樣是語意派難以放棄的前提。 4 是一條普遍接受的邏輯定律。最終導出的結論卻是:你曾在馬路裸跑。這個論證的特殊之處在於,它由一個語言現象「X預設Y」推導出一個事實描述「Y」,無論「X」是不是事實。

如果前提 1, 2, 3, 4 為真,結論 5 也會為真。由於 1, 2, 3 都難以反對,支持語意預設的人往往將炮火集中在 4 。只要語句有「真」和「假」以外的情況,「你有後悔在馬路裸跑」和「你沒有後悔在馬路裸跑」便可以非真非假。只要前提 4 不是真的,便無法保證結論 5 為真 ── 也就是無法由語言推導出任何事實。

這個進路當然有代價 ── 就是要放棄古典邏輯的二值原則 (bivalence) ,發展一套可以有語句既不為真,亦不為假的邏輯系統。有可能是要發展三值邏輯,在「真」和「假」以外加入第三個值;也有可能是要發展有真值隙 (truth-value gap) 的邏輯,許容語句沒有任何真假值(而不是有「真」、「假」以外的第三值)。 Levinson (175-176) 提到兩個方向都遇上技術難題,至於是甚麼難題,我也很想知道。



Reference
Levinson, S. C. (1983) Pragmatic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