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ice 解釋質料條件句


Photo Credit: DaveBleasdale Flickr via Compfight cc

古典邏輯(classical logic)雖然是現時邏輯學的標準系統,但邏輯學家對此一直有許多意見,其中爭議最大的莫過於質料條件句(materal conditional)。


「質料條件句」是指古典邏輯所定義的條件句「p⊃q」,這類條件句只有在前項「p」真並且後項「q」假時才為假,其他情況一律為真。據此定義,「p」為假時「p⊃q」會為真,「q」為真時「p⊃q」也會為真。可是,這個後果十分奇怪。

首先,我們不會因為

(1). 曹雪芹創作了哈利波特(p)

是個假語句,便說以下的條件句為真:

(2). 如果曹雪芹創作了哈利波特,唐太宗是暴君(p⊃q)

再者,我們也不會因為

(3). 地球是圓的(q)

是個真語句,便說以的條件句為真:

(4). 如果比爾蓋茨創立微軟,地球是圓的(p⊃q)

我介紹過 Paul Grice 的語用暗示,雖然那篇沒有提及,但其實 Grice 認為他的暗示理論可以處理這個關於條件句的問題。 Grice 的處理方案箇然有不少複雜之處(例如他只針對指示條件句(indicative conditionals)),但若果抛開細節不理,當中的原理其實頗簡單。

首先看 (1) 的否定句:

(1′). 曹雪芹沒有創作哈利波特(not-p)

一來, (1) 為假代表 (1′) 為真。二來,若果將 (2) 理解成質料條件句, (1′) 便在邏輯上比 (2) 強:因為「not-p」蘊涵「p⊃q」,但「p⊃q」沒有蘊涵「not-p」。(學過基礎邏輯可用真值表檢查。)根據量的準則(maxim of quantity),我們在談話過程傳遞的信息量要夠多。因此,如果我們已經知道 (1) 為假,我們便應該說 (1′) ,而不是說訊息量較少的 (2) 。然而,在真假值(truth-value)方面, (2) 仍然是真的。

同樣道理, (3) 比 (4) 有更多訊息,因為「q」蘊涵「p⊃q」,但是「p⊃q」沒有蘊涵「q」。根據量的準則,如果我們已經知道 (3) 是對的,要傳遞足夠的訊息量,我們應該說 (3) ,而不該說 (4) 。同樣地,雖然我們不會說 (4) ,但 (4) 依然是真語句。

知道 Grice 怎樣解釋 “or” 的語句,又熟悉古典邏輯,大抵已經對這個解釋條件句的方法十分熟悉。沒有錯,這個方法基本上等於在解釋為何我們知道「p」(小明在圖書館)便不會說「p or q」(小明在圖書館或在嫖妓)。將這個「p」換成「not-p」,「p or q」便會變成「not-p or q」,而「not-p or q」便是質料條件句「p⊃q」。

雖然學界普遍認同 Grice 對於「Some S is P」、「and then」、「not both」、「... or」等邏輯翻譯的解釋,但 Grice 對質料條件句的解釋卻沒有成為共識,反而招來不少反對,不過那已是後話。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