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主義謬誤


via here

「自然主義謬誤」(the naturalistic fallacy)是英國哲學家摩爾(G. E. Moore)在 Principia Ethica 的用語,不過他在第二版 Principia Ethica 的〈序〉承認,自己寫第一版時將幾個想法混在一起,所以第一版的「自然主義謬誤」其實有歧義。

要釐清摩爾心目中的「自然主義謬誤」太費功夫,不過,根據摩爾的兩版 Principia Ethica ,我們大可合理地說:摩爾認為純粹用自然性質(natural property)來定義「好」(goodness),都犯了自然主義謬誤。比如,若有人認為可將「好的東西」定義成「令人快樂的東西」,摩爾便會說他犯了自然主義謬誤。

網上有不少材料說「自然主義謬誤」是推論上的錯誤,泛指由「某物是如何」到「某物該如何」的錯誤推論,但這其實混淆了摩爾的「自然主義謬誤」和休謨(David Hume)的「實然應然區分」(is-ought distinction)。摩爾清楚表明自然主義謬誤是定義上的錯誤,他在第一版 Principia Ethica 寫不清楚的是哪些定義上的錯誤是自然主義謬誤。由「某物是如何」推論「某物該如何」是從實然推論應然,不是在下定義,因此不是摩爾所說的「自然主義謬誤」。

就我所知,許多人不但將「自然主義謬誤」說成由實然到應然的推論,還視之為錯誤推論。姑不論「自然主義謬誤」能否理解成推論,這類推論是否一律犯錯也相當可議。邏輯學家 A. N. Prior 提過一個邏輯上的技巧,似乎便能夠有效地從實然推論應然。另外, John Searle 曾發表一篇文章,主張某些情況下由實然推論應然並無不妥。此外還有所謂的 thick-concept argument ,譬如由「她與許多陌生人性交」推論「她是不貞潔的人」,貌似也能從實然推論應然。若顧及當代一些重要的哲學理論,例如 Philippa Foot 在 Natural Goodness 或 James Griffin 在 On Human Rights 提出的理論,相信能斬釘截鐵地說「實然無法推論應然」的人只會佔極少數。

這些推論或理論是否成立,當可再議,但不考慮這些因素便將所有由實然到應然的推論視為錯誤,依然是太過草率。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