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矛盾」和「有衝突」


via here

邏輯強調「一致性」,大意是要人避免思想或言行出現矛盾。譬如,如果有高官既認為「政府可開發郊野公園」,又認為「政府不可開發郊野公園」,這個高官的所思所想便不一致,因為他相信 p 和 not-p 這兩個互相矛盾的命題。

不過,許多不一致都不是相信互相矛盾的命題,而是相信隱含矛盾的命題。試想像另一個高官同樣認為「政府可開發郊野公園」,但他比第一個高官好丁點,沒有直接相信「政府不可開發郊野公園」。不過,這個高官認為「政府不可收回高爾夫球場」,理由是:

高爾夫球場有許多樹木
政府要遵樹木保護政策
因此,政府不可收回高爾夫球場

假設這個高官到過郊野公園,心裡明白郊野公園也有許多樹木。在此情形,他的想法也是不一致的,因為他所信的事情其實可推導出「政府不可開發郊野公園」:

郊野公園有許多樹木
政府要遵樹木保護政策
因此,政府不可開發郊野公園

換言之,不一致有兩種情形。第一種是接受 p 和 not-p 這樣明顯矛盾的命題,第二種是接受隱含 p 和 not-p 的命題。這兩種情況的不一致都是用矛盾來定義,但我認為尚有一種非常類近的情形,雖未至於不一致,卻也相差無幾。

試設想六種不同的情況:

1.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100個善政
2.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20個善政
3.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10個善政
4.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7個善政
5.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3個善政
6. 高官認為自己在任內五年推行了1個善政

並想像每個情況高官都認為自己在任內推行了許多善政。

第一種應該算是推行「許多善政」,第二種已沒那麼明顯是「許多善政」,第三、第四種情況愈來愈不像是「許多善政」,到第五、第六種情況已難稱得上「許多」。在第一種情況,高官認為自己推行許多善政,也相信自己推行的善政有百個之多,他的想法一致。在第六種情況,高官認為自己推行許多善政,但相信自己只推行了一個善政,他的想法或者已隱含矛盾。但也有情況介乎兩者之間,不明顯一致,也不明顯不一致。這些情況之中,有些未必有矛盾,但卻是有衝突的,比如自認推行許多善政,但心知所推的善政只有十個,便或多或少有衝突。

為甚麼要在「矛盾」以外,多考慮一類「衝突」的情況?因為這類情況往往最難察覺。我覺得自己是好人,我知道自己做過甚麼好事,但我未必察覺自己做的好事其實難以令自己稱得上是「好人」。我覺得自己待人以誠,我了解自己和別人相處的情況,但我未必發現當中其實已經有許多與「待人以誠」有衝突的例子。我覺得自己聰明,我記得自己在測驗、考試、解迷活動的表現,但我未必留意到自己過往的表現與「聰明」有衝突。矛盾的情況或多或少都有個清楚的界線,但衝突的情況可以十分模糊,即使仔細反省亦未必能察覺。

1 則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