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F. Strawson] Introduction to Logical Theory

我喜歡看邏輯哲學書,但不打算在這方面做研究,所以書看得不密。四年前看 W. V. Quine 的 Philosophy of Logic (2nd) ,兩年前看 Susan Haack 的 Philosophy of Logics ,到今年才看 P. F. Strawson 的 Introduction to Logical Theory 。這三本都是邏輯哲學的經典書籍,但風格迴異,閱讀門檻不同,寫作目的也不同。我最喜歡 Haack 那一本,讀過基礎邏輯又對邏輯哲學感興趣,建議花時間把全本書看一次。 Quine 和 Strawson 那兩本,除非很有興趣,否則我不推薦整本讀。


三本之中,以 Strawson 那本最為古老,在 1952 年出版。書名 “Introduction to Logic Theory” ,顧名思義是要介紹邏輯理論,但整本書其實只有四章在做這件事,分別是第三章講命題邏輯 (propositional calculus) 、第四章講集合論 (set theory) 、第五章講述詞邏輯 (predicate calculus) ,以及第六章講範疇三段論 (categorical syllogism) 。我以前慣用「定言三段論」來譯 “categorical syllogism” ,但見王偉雄用「範疇三段論」之後認為這個翻譯更貼切。以邏輯教科書的標準而言,這四章都寫得相當差,想藉此學習形式邏輯只會自討沒趣。然而,以邏輯哲學的標準看來,這四章卻又寫得不錯,每章都探討形式邏輯的哲學問題,而且每章都有獨到見解。

整本書最宏大的哲學計劃在於首兩章。 Strawson 認為,基本上所有邏輯概念都可以由「不一致」 (inconsistency) 定義,而「不一致」這個概念其實源於我們使用語言符號的規則。換句話說,所有邏輯概念的基礎都是我們的語言用法。比如,「女婿」和「未婚」的使用規則已決定這兩個詞不可同時用來(正確地)描述同一個人,因此「張三是女婿」與「張三未婚」是不一致的。如果 Strawson 的想法正確,邏輯學家研究邏輯系統,其實都是間接在研究語言的特徵──世上並無獨立於語言的邏輯事實 (logical fact) 。

首兩章將邏輯問題變成語言問題,第三至第六章探討四套形式邏輯的哲學問題,第七章集中討論「全稱述句」 (general statement) 和「關係」 (relation) ,第八章以「兩類邏輯」 (two kinds of logic) 為標題,其實是從前面七章引申作結。 Strawson 所謂的「兩類邏輯」,一類是在精確和體系方面堪比數學的邏輯系統,是形式邏輯學家的研究對象;另一類是日常語言的邏輯 (the logic of ordinary speech) ,豐富而雜亂,絕非精確而有系統的邏輯。這點與 “On Referring” 的結尾相呼應: “Neither Aristotelian nor Russellian rules give the exact logic of any expression of ordinary language; for ordinary language has no exact logic.”最後一章分析歸納法,與前面關連甚微,可視為一篇獨立的哲學論文。

我不建議將 Strawson 這本書從頭到尾看一遍,但有三部分卻相當值得一讀:
  1. 第三章 §6-11 探討命題邏輯的「∼」、「・」、「⊃」、「≡」、「∨」和日常語言的差異。如果你堅信「 p或q」和「p∨q」意思一模一樣,或是「如果p則q」的意思和「p⊃q」沒有分別,我會建議你細讀這幾節。Paul Grice 後來發表的 “Logic and conversation” 、 “Indicative conditionals” 和 “Presupposition and conversational implicature” ,有不少都是在反駁這裡的分析。
  2. 第六章 §4-7 討論範疇三段論的兩難,並提出以「預設」 (presupposition) 來解決。 Strawson 在早兩年的 “On Referring” (1950) 並未使用「預設」這個字眼,日後的 “Identifying Reference and Truth-values” (1964) 雖已直接用「預設」來處理哲學問題,但首次提出這個概念卻是在此書,他所下的定義也是最早期的語意預設 (semantic presupposition)。Strawson 的立場後來被稱為 Frege-Strawson view ,但 Strawson 在自傳提到,他寫這本書的時候還未讀過 Gottlob Frege 的著作。
  3. 第九章 §7-12 處理歸納法的證成問題 (justification of induction) 。 Strawson 的策略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消解 (dissolve) 問題──即是,歸納法根本沒有「證成問題」可言。
這本書出版一年, Quine 馬上就發表一篇書評 “Mr. Strawson on logical theory” ,不過書評有不少是基於他對「分析綜合區分」的批評,要知道背景才會明白。倒是最後一節, Quine 針對多個細處批評,還露了兩手形式邏輯家的頭腦,令我拍案叫絕。如果讀了 Strawson 這本 Introduction to Logical Theory ,不妨多花一點時間看 Quine 的書評。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