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接語言行為

考試有一條題目是:「Can you explain X?」這本來是平常不過的題目,不平常的是,這個學期竟然有學生在寫答案之前先答:「Yes, I can.」 那條試題其實是間接語言行為 (indirect speech act) ,是在要求學生解釋 X ,不是真的在詢問學生能...

嚴耕望治史

《治史經驗談》封面 嚴耕望在一九八一年出版一本小書《治史經驗談》,談史學研究的心得。我多年前已知自己不是研究歷史的料子,研究重心也一直在哲學,但《治史經驗談》的教訓仍看得我心有戚戚焉。 《治史經驗談》第一章第一節談「專精」和「博通」,同一個主題在其後反覆出現好幾次。...

肯定後項,謬誤謬誤謬誤

我常說「謬誤」 (fallacy) 是個大題目, 用的人多,懂的人少 。邏輯初哥琅琅上口,左一句「否定前項謬誤」,右一句「肯定後項謬誤」,縱是不明亦會覺厲。但我敢打賭,經常講「肯定後項謬誤」的人,大多對肯定後項謬誤有誤解。 論證形式 先問個簡單的問題,下列論證是「肯...

弗列格的智慧

好幾次聽到人說,德國哲學家弗列格 (Gottlob Frege) 那篇 “Sense and Reference” 後半部分甚為多餘,現在想起仍覺好笑。對我而言, “Sense and Reference” 後半有不少洞見,到今日依然受用。 via wiki 記得我七...

溝通的奇蹟

我們自呱呱墜地便接觸語言,然後我們學習、模仿、掌握第一套語言。我們用語言描述世界、用語言表達情感、用語言導引行為。語言有不少奇妙之處,就連人與人何以能夠用語言溝通,也有壼奧。 以 Rembrandt’s sketch 為例。 via wiki 這幅 Rembra...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