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ttery proposition

假設你只有一份低收入工作,而且不大可能換工作。再假設你沒有任何投資,因此工作以外完全沒有收入。似乎,我們可以合理地得出:

(1). 我知道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

但是,假設連你也忘記,你曾經在某處買過一張彩票,獎金恰好超過一千萬。此時,根據假設,似乎我們不會說「我知道我的彩票不會中獎」,相反,恰當的描述應該是

(2). 我不知道我的彩票不會中獎

然而,一旦你的彩票中獎,你就會成為千萬富翁。兩者的關連似乎保證以下這條閉合原則(closure principle):只有當我知道我的彩票不會中獎,我才會知道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改成條件句會是

(3). 如果我知道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則我知道我的彩票不會中獎

可是, (1) 到 (3) 聯合會蘊涵矛盾。因為 (1) 和 (3) 蘊涵「我知道我的彩票不會中獎」,與 (2) 矛盾; (2) 和 (3) 蘊涵「我不知道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與 (1) 矛盾。(其中一種)懷疑論者肯定 (2) 和 (3) ,因此會說,其實我不知道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

***

再考慮一個日常生活的情境。假設你將你的車停泊在停車場,而且你有相當好的理由相信這點,似乎,此時可說

(4). 我知道我的車在停車場

雖然如此,但假如你的車子被盜,它很可能已經不在停車場。似乎我們在日常都無法否認這個可能性,因此無法乾脆的接受「我知道我的車沒有被偷走」,所以

(5). 我不知道我的車沒有被偷走

然而,這兩個命題同樣有一條閉合原則連繫著

(6). 如果我知道我的車在停車場,則我知道我的車沒有被偷走

同樣的, (4) 到 (6) 聯合會有矛盾。懷疑論者通常會接受 (5) 和 (6) ,以此推論 (4) 的否定,繼而拒絕人們有知識。

***

上述的例子是我在 Stewart Cohen 的 “Knowledge, Speaker and Subject” (2005, The Philosophical Quarterly, pp. 199-200) 看到的。懷疑論者認為這反映一個更普遍的現象:

對於每個我們日常認為自己知道的命題 P (e.g. 我不會成為千萬富翁、我的車在停車場),都會有些 lottery proposition L (e.g. 我的彩票不會中獎、我的車沒有被偷走)是這樣的: (i) 我不知道 L ,而且 (ii) 如果我不知道 L ,則我不知道 P 。

據我理解, “lottery proposition” 引申自中彩票的例子,泛指機率低、要有點運氣成分才會為真的命題。如此陳構的懷疑論會主張,對於我們日常認為自己擁有的知識,都會一個我們所不知道的命題,一旦我們不知道那個命題,就會推翻我們原先以為擁有的知識。如此一來,便沒有人會擁有任何知識。

沒有留言: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