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awson 論矛盾

7/25/2016 12:01:00 下午

via Boreme.com

典型的自相矛盾 (self-contradiction) 具有「p and not-p」的形式,例如「朱諾號抵達木星而且朱諾號沒有抵達木星」、「馬克思是德國人而且馬克思不是德國人」、「加拿大在美國北部而且加拿大不在美國北部」。

這些例子都包含兩個部分,第一部分肯定某件事情(朱諾號抵達木星、馬克思是德國人、加拿大在美國北部),第二部分否定同一件事情(朱諾號沒有抵達木星、馬克思不是德國人、加拿大不在美國北部)。

理性的人會盡量避免矛盾,但矛盾其實有甚麼問題?

Peter Strawson (1952) 的解釋是,就「傳遞訊息」 (imparting information) 這個目的而言,矛盾等於取消自己說過的話:
[...] a man who contradicts himself may have succeeded in exercising his vocal chords. But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imparting information, of communicating facts (or falsehoods) it is as if he had never opened his mouth. […] The point is that the standard purpose of speech, the intention to communicate something, is frustrated by self-contradiction. […] A contradiction cancels itself and leaves nothing. (2-3)
某甲由 A 地出發走向 B 地,走了一半折返回到 A 地,假如他的目的是鍛鍊身體,他依然可能達到目的。可是,假如某甲的目的是改變自己所處的位置(例如要離開迷宮),由 A 地出發最後回到 A 地,他便沒有達到目的。同樣地,根據 Strawson 的解釋,如果我們說話的目的是要傳遞訊息、要與人溝通,矛盾句便不能達到這個目的,因為自相矛盾等於取消自己說過的話,所傳遞的訊息量無異於從未開過口說話。

在 Strawson 的解釋底下,「朱諾號抵達木星」雖然傳遞了某個訊息,但「朱諾號沒有抵達木星」卻將這個訊息取消,繼而令「朱諾號抵達木星而且朱諾號沒有抵達木星」沒有任何訊息,因此,自相矛盾的情況是沒有傳遞訊息的情況。

這套解釋建基於一種對「否定句」 (negation) 的理解。 Strawson 明顯認為否定句 not-p 的作用就是取消 p 的訊息,因此才使得矛盾句 p-and-not-p 雖然有 p 的訊息,但又同時取消這個訊息,變成零訊息。

如此理解「否定句」的理解稱為「取消理論」 (cancellation account) 。根據 Graham Priest (2006: 31) 的分類,是三種否定句的理論之一。取消理論有幾個問題, Priest (2006: 32) 提到兩個(將 “p” 、 “not-p” 等符號代做日常語句,例如「朱諾號抵達木星」、「朱諾號沒有抵達木星」。):

第一,假設某個語境本身沒有 p 的訊息,有人說了 not-p ,直覺上他的話說增加了這個語境所包含的訊息,但取消理論卻無法解釋為何會有訊息增多,因為 not-p 的作用只在於取消 p 的訊息,而這個語境由於本身沒有 p 的訊息,所以 not-p 沒有起到任何作用。

第二,假如某個語境本身有 p 和 q 兩個訊息,有人說了 not-(p and q) ,根據取消理論,他所說的話取消了 p-and-q ,也就是將 p 和 q 兩個訊息都取消。可是, not-(p and q) 只是否定「 p 和 q 同時成立」,也就是斷言「 p 和 q 至少有一個不成立」,並不是將 p 和 q 兩個訊息都否定。

乍看之下 Strawson 的解釋極之符合直覺,但原因可能是我們通常沒有細想「否定句」的功能,繼而將 Priest 提到的幾種理論混為一談,才忽略可能引致的問題。

利伸:我剛開始看 Introduction to Logical Theory ,未知後面的章節有否談到這些問題。



Priest, G. (2006). Doubt Truth To Be A Liar. New York: Oxford.
Strawson, P. (1952). Introduction to Logical Theory. New York: Wiley.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