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1. 我大學主修哲學,不過所學有限,研習範圍離不開一般所謂的「分析哲學」 (analytic philosophy) 。


2. 為甚麼會讀哲學?我一直沒有長遠的人生規劃,未想過要發財,連大學選科也相當隨興。由於中學讀文科,自然便考慮主修歷史,後來看一些書,填志願時順便連哲學也填上,最後入了哲學系。

2.1. 一度雙主修歷史,成績不錯,也相當有興趣,但受過哲學污染,不習慣當時在歷史系讀到的研究方法,最後放棄了歷史雙主修。

2.1.1. 由於之前為了雙主修又能準時畢業,超修了幾個學期,放棄雙主修後人生馬上變得十分輕鬆

2.1.2. 或者十分頹廢。

2.2. 聞說讀數學有助讀邏輯,所以大學時選修了一年微積分。

2.2.1. 但選錯科目性質,所學的微積分都側重在計算,而不是證明。

2.2.2. 不過確實有用。做邏輯時想起做數學計算的方式,做數學時想起做邏輯證明的方法。


3. 邏輯不是我的專長。

3.1. 我也希望我有專長。

3.2. 幾年前看見網上有人將「哲學哲學雞蛋糕」和「啊啊哲學」歸入哲學類,將「紫煙亭」歸入理工類,我才發現這個網誌有一堆邏輯。

3.2.1. 也見過有人將「魚之樂」和「哲學哲學雞蛋糕」歸入哲學類,將「紫煙亭」歸入其他類。

3.2.2. 這個其實是哲學網誌。

3.3. 事實上,我平時看的書裡,邏輯類大概不到十分之一。

3.3.1. 另外的十分之九是甚麼,我也不大清楚。可能是哲學、歷史以及幼兒級的科普書。

3.3.2. 如果連漫畫書也算進去,我希望邏輯類有萬分之一。

3.4. 我甚麼時候會看邏輯書?我曾經這樣問過自己,當時除了「因為邏輯書有趣啊」,便想不到其他理由,後來漸漸明白為甚麼。

3.4.1. 哲學有不少未確定的地方。學識不夠,才智有限,容易讀了一個覺得一個有理,讀了另一個覺得另一個有理,一直捉摸不定,久而久之總會覺到虛無縹緲。

3.4.2. 此時我就會開始看邏輯書。讀邏輯有種十分「實在」的感覺,將哲學的不確切感一掃而空。

3.4.3. 但一段時間後便會開始問「這套邏輯系統是對的嗎?在甚麼意義底下是對的?」不知不覺為了知道答案,就會開始看邏輯哲學的書。

3.4.4. 邏輯哲學的議題往往都會牽扯到語言、心靈、形上、知識問題,於是又讀了一堆語言哲學、心靈哲學、形上學、知識論等哲學文獻。這堆文獻本身又十分有趣,所以又在各個哲學領域兜兜轉轉。

3.5. 以往讀的哲學文獻都是入門級,容易寫介紹文章,所以前兩個網誌都是哲學多、邏輯少。現在讀的哲學文獻要不是專書,就是專業的期刊論文,要詳細介紹就得連討論背景和基本概念也一併交代,比起寫邏輯麻煩得多,於是這個網誌反而邏輯多、哲學少。


4. 「你有時間寫網誌,一定十分悠閒。」

4.1. 你才悠閒,你全家都悠閒。

4.2. 我建第一個網誌是因為看到哲學哲學雞蛋糕。由於平時看書都有一堆意見,想記下來,又不想只是私藏,於是參考哲學哲學雞蛋糕用 blogger 建了個網誌。

4.2.1. 有一次遇到哲學哲學雞蛋糕的作者,我隨口問他:「為甚麼你最近網誌更新得很頻密?」想不到到他很認真地思索之後才答我:「寫網誌是(為了)抒壓啊。」

4.2.2. 雖然他回答時的表情和平時差不多,但他的磁性的聲線實在為我烙下了一塊面積不小於 7cm x 6xm 的心理陰影,於是從那天以後我只要讀書讀到煩厭,就會在網誌寫哲學筆記。

4.2.3. 事實證明,沒有抒壓作用。

4.2.4. 不過,我當時頗用心,會逼自己每個禮拜至少寫一篇,間接令自己每個禮拜都讀到一定份量的文章和書籍。

4.2.5. 從這個網誌的荒蕪程度就可以知道,有些事情是逼不來的。

4.3. 我說「前兩個網誌都是哲學多、邏輯少」,換句說話,這是第三個網誌。這三個網誌有甚麼分別?為甚麼要開三個網誌?

4.3.1. 分別可大了:三個網誌的名字都是,不,一,樣,的。

4.3.2. 第一個網誌是英文名字,不過內容都是中文,因為板模被我改到太亂,所以丟棄。

4.3.3. 第二個網誌是中文名字,內容都是中文,因為板模又被我改亂,所以再丟棄。

4.3.4. 第三個網誌是中文名字,內容有一大堆是邏輯符號,不過板模還未被我改亂,所以仍未丟棄。

4.3.5. 三個網誌最大的分別是:我寫的東西愈來愈難。

4.3.5.1. 所以讀者也愈來愈少。

4.3.5.2. 以前自己是初學者,哲學初體驗,覺得各式各樣的議題、論證、想法都很有趣,想讓其他人也體會一番,像是吃到好東西、見過好風景會向朋友推薦一樣,於是絞盡腦汁用門外漢也明白的文字介紹自己所學所想。

4.3.5.3. 後來愈讀愈深入,儘管覺得有趣,介紹起來也是更花時間心思,最後權衡輕重,許多文章都是為自己做筆記,已不像以前那樣會堅持寫到大眾也明白。

4.3.5.4. 網上的朋友看得明白、感到有趣,是緣份;看不明白、覺得無聊,是緣份未到。

4.4. 我從來沒有哲普的宏大目標,也沒有哲普的使命感。

4.4.1. 以前沒有,估計以後也不會有。

4.4.2. 甚至,我近年愈來愈懷疑哲學普及的價值和必要性。

4.4.3. 這個網誌的定位不會是「哲普」。

4.5. 長期有規律地寫公開的哲學筆記,結果對我的幫助甚大。

4.5.1. 我身邊不少人對我的認識,其實始於我的網誌。由於我以前會記的東西甚多,別人以為我有點墨水,不知不覺得也為我騙來不少便利。

4.5.2. 看得懂是一回事,說得出是另一回事。寫公開筆記要顧慮別人,字眼上總要斟酌,思路也要儘量清晰。自己組織一次,將所讀所想寫出來,掌握總是穩固得多。

4.5.3. 除了讀書組,我另一個幫助自己讀哲學的方法,就是寫公開筆記。

4.6. 前兩個網誌開放任何人都可留言,有一次(至少)兩個匿名使用者罵戰,弄得一榻糊塗,於是改成現在要用帳號登入才可留言。

4.6.1. 許多留言其實都很有趣和有道理,不過我近幾年實在太忙,若果彼此認識,口頭討論定必奉陪,但如果仔細回覆會寫得比正文長,我可就會懶惰,因為太簡短的回覆不如不覆。


5. 不得不說,這幾年讀哲學,感覺有種「方法學上的轉變」。

5.1. 我以往的哲學方法觀很簡單:理論 ⇉ 論證 ⇉ 反例 ⇉ 換理論 ⇉ 新論證 ⇉ 新反例,如此類推。

5.1.1. 一個反例足以推翻一個全稱命題。假如理論是個全稱命題,只要一個反例,就足以證明整個理論不成立。考慮到這樣講仍不夠高深,我決定用更高深的方法再講一次:

$\neg Fa\,\vDash\, \neg\forall xFx$

或者是用更更高深的方法再講一次:

$\neg\Phi\alpha\,\vDash\,\neg\forall\chi\Phi\chi$

5.1.2. 以前評估理論,總著眼在那個理論有沒有重大缺陷,若果有,便認為整個理論是錯的,棄之如敝履。

5.1.3. 這種方法學類似科學哲學的否證論 (falsificationism) 。記著,只是「類似」。

5.1.4. 相信不少初讀哲學的人,都有這個傾向。

5.2. 正如否證論之後出現了孔恩 (Thomas Kuhn) 的典範論 (paradigm theory) 和拉卡托斯 (Imre Lakatos) 的研究方案方法學 (methodology of research programmes) ,我自己的哲學方法觀也逐漸改變。

5.2.1. 閱讀量增加,發現許多原本認為可行的理論,其實都有所謂的「重大缺陷」。如果出現「重大缺陷」便要丟棄,幾乎每個哲學議題裡面的每一個理論都要丟棄。

5.3. 目前我抱持的方法觀,是要比較各個理論的各個面向再做決定。

5.3.1. 即使某個理論在一方面有問題(例如簡潔性),但在另一方面十分優秀(例如解釋力、一致性),它仍可能在整體上比其他理論都要突出,因此是最好的理論。

5.3.2. 最早埋下的種子,是當年修科學哲學見識到孔恩和拉卡托斯的理論。

5.3.3. 比較明確的轉變,則是後來讀了 David Lewis 的 On the Plurality of Worlds ,以及近期讀的 Graham Priest 的 Doubt Truth to be a Liar

5.4. 對我來說,現時的方法觀有兩個好處。

5.4.1. 一來當然是可以更恰當地評價理論。

5.4.1.1. 很多時候,哲學理論令人一聽咋舌,主要是因為聽的人自己沒有想過可以有甚麼答案。

5.4.1.2. 「一個句子的內容就是它所排除的可能世界?如何可能!」乍聽之下,某些理論違背直覺,但若果檢查其他理論後,發現每一個都有違背直覺之處,其實反過來顯示我們的直覺可能有問題。

5.4.1.3. 同樣道理,有時所謂的「重大缺陷」,也有可能是某個議題難以避免的後果。若果連最佳理論也會出現所謂的「重大缺陷」,其實問題有可能出在我們將那些「重大缺陷」視為缺陷。

5.4.1.4. 將理論拆成各個面向,例如簡潔性、解釋力、一致性,再仔細比較各個理論的整體優劣,比起單一的評價標準更加能 “appreciate” 各個理論的價值。

5.4.2. 二來是令哲學活動更加有建設性。

5.4.2.1. 批評別人之前,想一想有沒有更好的替代方案。若果沒有,有些批評或者可以省下。

5.4.2.2. 不是因為沒有更好的方案,所以對方是正確的。

5.4.2.3. 而是因為如果對方的方案已經是最好的,那麼在批評之前便要想想,自己是否套了一個不合理的高標準才可以批評對方,例如先將標準定在「完美無缺的理論」再批評對方。

5.4.2.4. 同樣地,批評別人之前,可以想想自己是否套了一個不一致的低標準,才使得自己免於批評。假如用同一個標準,自己的理論也可免於批評?

5.4.3. 假如將哲學活動視為博擊,以往的方法學已經足夠,因為目標只是要擊倒對方,一把思方劍就可自得其樂。

5.4.4. 假如將哲學活動視為求真,現在的方法學明顯更好。

5.5. 傲睨他人不懂得「同情理解」,自己未必懂得同情理解;自持識得 “principle of charity” ,待人未必真是 charitable 。

5.5.1. 我希望自己不是這種人。


6. 所以,我到底是誰?

6.1. “Whereof one cannot speak, thereof one must be silent.”

2 則留言:

  1. Tractatus style self-introduction.

    回覆刪除
  2. 版主我很喜歡你的筆記,希望有機會能夠請教您

    回覆刪除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