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y learned nothing at all”

5/11/2020 10:57:00 上午
Photo by nikko macaspac on Unsplash

Thinking, Fast and Slow》(頁170–174)提到一個實驗,研究員安排受試者待在各自的電話亭內,同時僱用一個演員混入受試者之中,告訴其他人自己有癲癎症,並在說一陣話後裝成癲癎發作,向其他人求救。結果顯示, 15 個人之中有 4 個馬上衝出電話亭幫忙,有 5 個等到演員看似窒息之後才走出來,剩下的 6 個人從頭到尾都沒有離開過電話亭。這個實驗想顯示,人們往往認為自己會馬上救人,但事實上,無論他本身是多麼好的人,若果知道旁邊有其他人可以幫忙,他很有可能會一直靜觀其變,結果成了那 5 個等人窒息才走出電話亭,或是那 6 個連門也不願推開的人。

研究員做這個實驗的時候,跟受試者拍了一些短片,讓他們談談自己的興趣、休閒活動、未來展望之類無關痛癢的小事。他們抽取其中兩段短片,確保裡面沒有任何資訊可以推論出受訪者會救人,例如裡面不會出現他說自己是救生員的片段。然後,研究員用這兩段短片做了個更有趣的實驗。

在這個新實驗,研究員將學生分成兩批。兩批學生都要看那兩段短片,再估計片中人在癲癎實驗的反應。兩批學生都知道上一個實驗的程序,也知道他們所看的短片就是在訪問那個實驗的受試者。不過,其中一批學生進一步知道上一個實驗的結果,也就是,他們知道上一個實驗之中只有 27% 的受試者離開電話亭救人。結果,不知道實驗結果的學生普遍認為片中人會衝出來救人,這點毫不意外。令人意外的是,就算是知道實驗結果的學生,同樣也普遍認為片中人會衝出電話亭救人 ── 就算他們知道其實只有 27% 受試者這樣做。換句話說,把實驗結果告訴他們其實沒有用。《Thinking, Fast and Slow》的作者直言: they learned nothing at all 。

林鄭月娥說今年內會「處理」通識科,不能讓教育成為「無掩雞籠」。言下之意,似乎是通識科激化本土思潮,釀成過去一年的延綿不絕的社會運動。

事實上, 2018 有調查指出「通識並未令學生變得狹隘與偏頗…反而可能令同學更包容開放、能易地而處」,以下是刊登在明報的其中一段報告:
喜歡通識的學生的「本土」程度實際上較低。受訪學生被問到對內地自由行旅客及國民教育科的態度,從而得知他們有否「本土化」傾向。調查結果顯示,對於「限制自由行旅客來港數量」,喜歡通識與否並無造成顯著意見差異。同時,喜歡通識的學生較同意「『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俗稱『國教』)有需要獨立成科」。此證明通識並沒有令學生本土化或參與較多激進本土運動,相反當中的明辨思考實際上令學生學會從多角度思考,充分考慮不同持份者理據後才決定立場,而非隨波逐流「為反而反」。這種明辨思考反而避免學生因一知半解而變得本土或政治化。(明報,〈一國兩制的將來 還看通識?〉,2018/06/01)
這個研究最早發表在《港澳研究》,版權屬「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研究力道有多強、有沒有結果相反的研究,都可以再議,但我相信對現今的香港政府而言,再算有再多研究都是一樣, they learned nothing at all 。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