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標題或有問題──語用再強化

11/06/2020 11:54:00 上午
條件句會因實際使用而強化內容。老師告誡:「如果你補交功課,你就有機會合格。」一來承諾補交功課的學生有機會合格,二來暗示不補交功課的學生鐵定不合格。作家發下豪語:「如果你睇得明呢篇文,我批個頭落嚟畀你當凳坐。」作家明言,對方看懂文章他會剁頭,可我們也會假定,對方看不懂文章他便不用剁頭。「如果 p 則 q 」本來是單條件句,用起來卻常常額外帶有「如果 q 則 p 」(或「如果 not-p 則 not-q」),成了雙條件句。這類由單條件增強到雙條件的現象,叫做條件句補強(conditional perfection)

對我來講,教邏輯有兩個難關。第一關是要學生分清楚「如果 p 則 q」和「如果 q 則 p」在語意上的差異。不少學生會混淆以下兩句:
  1. 如果你長得漂亮,則我會喜歡你
  2. 如果我喜歡你,則你長得漂亮
以為它們的語意一樣的學生,好像忘記世上其實有狗公:漂亮的,狗公固然喜歡;不漂亮的,狗公同樣喜歡。因此,有可能第一句真而第二句假,證明兩句語意不同。學生經常將「如果 p 則 q」和「如果 q 則 p」混為一談,背後的原因是混淆語意(semantics)和語用(pragmatics):那兩句有不同的語意內容,但常常因語用而強化到似是有一樣的意思。

邏輯教學的第二關,是要防止學生矯枉過正。將文字抽離脈絡,教導一個又一個命題可以怎樣做推論,放到實際情況,學生隨時成了語用怪人。否定前項謬誤只是其中一種怪人現象。「如果 p 則 q 」和「not-p」不能保證「not-q」。然而,在生活中聽到「如果你送廿萬鑽戒給我,我便嫁給你。鑽戒你不送,我們的婚事自然免談」,只有怪人會覺得對方犯否定前項謬誤,因為只有他們才會忘記在這個語境,「如果你送廿萬鑽戒給我,我便嫁給你」會暗示「如果你不送廿萬鑽戒給我,我便不嫁給你」。

語用強化極為普遍,沒有明確指出,一般都難以察覺。茲舉三例:
  1. 小陸子打開冰箱。啤酒冰涼得很。
    留意:這兩句語意上可沒說啤酒在冰箱裡。(現象名:Bridging)
  2. 我不喜歡發社運財的偽君子。
    留意:讀起來何止不喜歡,甚至討厭。(現象名:Negative Strengthening)
  3. 小文和小泉買了一台鋼琴。
    留意:一般會讀成二人一起買,而非分別買。(現象名:mirror maxim)
這些例子都有一個共通點:文字所承載的語意訊息不多,但我們假定對方傳遞更多訊息,所以自動腦補細節,令文字的總體訊息(語意+語用)更充沛。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假定對方有意傳遞更具體的資訊,就讀不到語用強化。若果我們知道說第2句的人正在法庭上戰戰兢兢地說明自己的立場,我們便未必會將「不喜歡」讀成「討厭」。

Stephen Levinson 在 Presumptive Meanings (p. 39) 還提到一個例子:「可能」。「可能」這個詞所承載的語意訊息著實少得可憐,連宣之於口也感到羞恥。地球每年都可能無人死亡、我們每日都可能一夜致富、行政長官每刻都可能暴斃。換言之,只要發生的概率大過零就有可能。然而,正由於「可能」的語意訊息太少,也由於我們假定溝通的訊息不會那麼少,所以「可能」一般會被強化到某個值得說出口的概率。例如,地勤通知「你的航班可能會遲到」,這個「可能」不僅指它發生的概率大過零,還表達它發生的概率已高到不容忽視的程度。
It’s possible the plane will be late.
+> likely to stereotypical probability n (Levinson, 2000: 39)
這便出現一個衝突。一方面,我們常假定別人說的是真話(truth),另一方面,我們常假定對方的話包含有用的資訊(informative)。如果「可能」只是表達語意上的意思,指「發生的概率大過零」,它雖然容易為真,卻也容易是廢話,因為太多事情發生的概率都太過零。如果「可能」表達語用強化過後的意思,指「發生的概率高到 n 的程度」(而 n 是某個不容忽視的概率),它雖然有更豐富的資訊,卻也更易出錯。情況好比,「月球有可能下一刻撞爆地球」是真的,但我們總下意識覺得它含有更有用的資訊,並非「只是有可能」。


不過,這個「下意識覺得」,有時也未必恰當。幾年前幫港出聲發佈一段影片,評估「佔領中環」的影響,片中的結論是:
幫港出聲對佔中影響的結論是:只需一小時,三條隧道崩潰,130萬人被困港島。數小時內,300萬人受影響,地鐵塞死。佔中期間,會否有人因急病、意外失救死亡?有可能。
現在回頭看,結論仍十分可笑。片頭提一提「兩份專家報告」,出處及名稱俱欠奉,就只一昧的「有可能」、「有可能」、「有可能」,半點實質證據也沒有提供。可是,要指控影片說假話也不大恰當,因為它畢竟只說「有可能」。正確的批評是:這段影片如果不是說假話,就是噴了一堆廢話。

「可能」有個近親,常在媒體標題出現。「美元未來12月或跌7%」,這個「或」就與「可能」同義,讀者看到,會自動提升概率,不會覺得只是「有可能」(概率大於零)。假如我們溝通只求真,不理會訊息量,許多標題黨都變得名正言順。「明天或是世界末日」這個標題說的是真話,但要夠聳動,區區「概率大於零」可是不足夠。標題黨之所以值得譴責,許多時候都不是因為標題假,而是因為標題誤導:因為標題會讀到語用強化後的訊息,標題才夠聳動、才夠誤導。

「這個標題或有問題。」「這個標題或無問題。」語意上兩句都真,語用上兩句都錯。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