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設語言否定 (metalinguistic negation)

8/30/2019 10:08:00 上午
Photo by Kai Pilger on Unsplash
假設你發現女子組比賽某個運動員是男性,你說:「這傢伙不是女人;他是男人。」你所用的「不是」是邏輯否定(logical negation),因為你是在否定「這傢伙是女人」這個語句所表達的內容

假設你發現女子組比賽某個運動員不僅是女性,而且容貌出眾,你說:「這傢伙不是女人;她簡直是人間尤物!」你所用的「不是」是後設語言否定(metalinguistic negation),因為你是在否定「這傢伙是女人」這一段措辭——你其實同意她是女人,只是不同意用「女人」這兩個字來描述她。

要證明有後設語言否定,最強的例子莫過於糾正錯字,比如:
  • 我看的是《西記》,不是《西記》。
  • 有人金,但沒有人金。
  • I eat tomatoes; I don’t eat tometoes.
在糾正錯字的情形,含有錯字的句子沒有表達完整內容,所以當中涉及的否定不會是邏輯否定,只能是後設語言否定。

不過,後設語言否定絕對不限於錯字糾正。試想像有個大男人,聽到別人介紹他用的字眼是「這是艾瑪的丈夫」,馬上火爆反駁:「我不是艾瑪的丈夫;艾瑪是我的妻子!」這個大男人的反駁並沒有否定他的丈夫身份,而是否定別人用「艾瑪的丈夫」來介紹他。

其他例子包括:
  • 他不是斷指;他是斷臂。
  • 她不是漂亮;她是美若天仙。
  • 你不是開心;你是歡喜若狂。
  • 我不是有一部或兩部電腦;我是只有一部電腦。
  • 不是有學生罷課,而是所有學生都罷課。
  • 那人不是長得很高,而是長得很高很高很高。
  • 朝廷鷹犬對付異見,已非虐打並拘捕,實乃拘捕並虐打。
上述例子或多或少有助理解後設語言否定。深入探究的話,有不少甚至會牽涉到語用暗示

多年前我剛從台灣回港,有次和香港朋友開讀書組,講了幾次「壁虎」,香港朋友笑著糾正我:「你喺台灣住太耐,唔記得咗香港冇壁虎,只有檐蛇。」香港不是沒有壁虎,只是粵語慣常稱之為「檐蛇」。我朋友用的是後設語言否定,他透過否定我用的「壁虎」二字,進一步暗示並恥笑我忘了怎樣說粵語。

去年,我在會議上一直講「島嶼(粵音:漁)」,會後朋友提醒我:「我地有大嶼(粵音:漁)山,但冇島嶼(粵音:漁),只有島嶼(粵音:罪)。」朋友用的,同樣是後設語言否定,而且同樣帶有暗示。

放在今日的脈絡,最為香港人熟知的後設語言否定,相信是這句:「我是廢青,不是废青。」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