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2021 05:07:00 下午

“The Incredulous Stare”

我最近的時間大多花在兩本書上,一本是 David Chalmers 的 Constructing the Worlds (2012) ,另一本是 Sanford Shieh 的 Necessity Lost (2019) 。說來巧合,我差不多同時在兩本書看到同一個典故: Id...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