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第三章

I. 科學戰爭

九十年代發生過一場科學戰爭(Science Wars)。這場戰爭由 Paul Gross 和 Norman Levitt 在 1994 年出版的《高級迷信》(Higher Superstition)拉開戰幔。他們在這本書指控後現代主義許多有關科學的說法是「高級迷信」,激起不少反彈。去到 1996 年, Alan Sokal 在《社會文本》(Social Text)刊登一篇文章,及後又在《通用語》(Lingua Franca)自揭該文的內容都是胡謅,轟動學界。《社會文本》當期的議題,剛好就是「科學戰爭」

Photo by Antoine Dautry on Unsplash

今日提起「科學戰爭」,說的可能是《社會文本》那一期的議題,可能是九十年代的論戰,也可能是由九十年代延綿到今日的一系列爭論。無論是哪一個意思,清楚界定「科學戰爭」都殊不容易。也許我們可以籠統地說:科學戰爭的主戰場在於科學的理性、客觀、求真的形象;這場戰爭的一方質疑這個形象,另一方捍衛這個形象。社會建構論自然站在質疑方。

II. 劍指自然科學

我讀大學的時候,聽過一位中文系的教授一再強調自己從事的研究是「人文科學」──沒錯,她說的不是「人文學科」,而是「人文科學」。她的舉動反映「科學」在她心目中帶有褒義,同時也反映要為科學劃界並不容易。如果她只是寫文學評論,大抵有不少人會反對她自稱科學;但如果她研究的是中文的語法和語意,反對的聲音應該會小得多。「科學」的界線可以非常廣,這裡面固然包括物理學、生物學、化學等自然科學,也可能涵蓋社會學、人類學、犯罪學等社會科學。

對不少人而言,在自然科學擁戴社會建構論是一件很荒謬的事情。 Richard Dawkins 曾說,沒有真正的文化相對論者會出現在 30,000 尺高空。此處的文化相對論其實就是社會建構論。Dawkins 原文是 “cultural relativist” ,Hacking 直接寫成 “social constructionist”。他的理由大概是:如果一個人坐飛機,他就必須相信自然科學;如果一個人相信自然科學,代表他認為那些科學理論是真的,而非由社會建構的。針對這句話, Harry Collins 反詰: Dawkins 口袋的錢也是社會建構物,難道那些錢不是真?

Hacking 認為兩邊都誤解對方的立場。一方面, Dawkins 不會反對錢由社會建構。反對科學上的社會建構論,不見得就要反對美金、港幣、日元是社會建構物。另一方面, Collins 不會主張自然科學的理論是錯的。主張科學理論由社會建構,不代表要主張科學理論是虛構、錯誤、不存在。社會建構論者和他們的論敵有很多花火,但雙方甚少真正回應對方的立場,理由之一,就是雙方都把另一邊的觀點看成明顯站不住腳、明顯荒謬的說法。

Ian Hacking 在《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第三章試圖提出三個他認為重要的戰場,藉此點出社會建構論者與論敵的衝突所在。

III. 第一戰場:偶然(Contingency)

主張 X 由社會建構,往往會連帶主張 X 是偶然出現的社會產物,不是無可避免的。在這點持反對意見,即會主張 X 是無可避免的、不是偶然的社會產物。 Hacking 稱之為「不可避免論者」(inevitabilist)。

夸克(quark)是否偶然的社會產品? Andrew Pickering 在 1986 年出版一本書,書名雖然是《建構夸克》(Constructing Quarks),但他否認夸克是社會建構物。他主張由社會建構的,其實是夸克的觀念(the idea of quarks)。為甚麼?因為夸克的觀念是許多偶然因素交織的結果。假如提出夸克理論的 Murray Gell-Mann 當初選擇研究美洲豹而非物理學,又或者當年研究夸克的資金被截斷,很可能便沒有今日夸克的觀念。事實上 Murray Gell-Mann 在 1994 年出版了《夸克與美洲豹》(The Quark and the Jaguar)。由此可見,夸克觀念的誕生其實攙雜許多偶然的社會因素。

Hacking 在第一章提醒,「X 由社會建構」和「X 的觀念由社會建構」是兩回事。我相信甚少有人認為夸克是偶然的社會產物;相對地,不少人會認為夸克觀念是偶然的社會產物。換句說話,不少人會是夸克的不可避免論者,同時又是夸克觀念的社會建構論者。

via wiki
不過,我認為夸克觀念的不可避免論可以有更站得住腳的說法。他們不需說,即使物理學盲目發展也會出現夸克觀念;他們大可說,只要物理學合理地發展,無可避免會出現夸克觀念。怎樣為之「合理地發展」?我用天文學的例子。試設想某個科學家用望遠鏡(工具 A)觀察到行星逆行(現象 C),發現攸多克斯天文學(理論 D)解釋不了這個現象。他會怎樣想?有可能他用的望遠鏡(A)出錯,有可能支持望遠鏡運作的光學理論(原理 B)出錯,有可能行星其實沒有逆行(C)而只是他不知怎樣誤以為有這個現象。當然,也有可能是攸多克斯天文學出錯(D)。無論修改哪一項,只要令工具   A 、原理 B 、現象 C 、理論 D 徹底配合,就算是合理的發展。 Hacking 將這個「徹底配合」稱為「robust fit」。

換句說話,夸克觀念的不可避免論者認為,物理學發展的過程會觀察到許多新現象,但若果要令工具、原理、現象、理論完合配合,無可避免會出現夸克觀念。相反,夸克觀念的社會建構論者認為,即使要令這四點徹底配合,物理學發展的過程也可以完全沒有出現夸克觀念。若果以天文學作類比,社會科技進步,連帶我們觀察到的現象愈來愈多,要令理論、現象、工具、原理徹底配合,似乎無可避免會出現「太陽為中心」的觀念。夸克觀念的不可避免論者,正是抱持一樣的想法,只不過論題變成自然科學的理論物件(theoretical entities)。

IV. 第二戰場:唯名論(Nominalism)

社會建構論者往往有唯名論傾向。「唯名論」(Nominalism) 在不同脈落出現可能有不同意思, Hacking 特別釐他用「唯名論」想表達的意思。

先考慮一個觀點:這個世界有某個結構,我們做科學研究和調查,目的在於找出這個結構。這個結構不會受人類的語言影響;換句話說,無論我們用什麼文字來表達,世界依然有這個內部結構。這種觀點 Hacking 稱之為「固有結構論」(inherent-structurism)。

再考慮另一個觀點:世界其實沒有任何內部結構,我們認為這個世界擁有的結構,其實只是人類創造的標籤。玩句話說,人類想出許多分類,然後將這些分類強加到這個世界。這些分類是人類語言的產物,而非世界本來就有的特徵。這種觀點就是 Hacking 想說的唯名論。

自然科學上的固有結構論意思很明顯:自然科學發掘這個世界最根本的結構。粒子、電子、中子、夸克都是世界本來就有的元素,與人類的行為完全無關。相反,唯名論主張這些都只是人類賦與這個世界的標籤。這些標籤怎麼會出現?當然受各種社會因素影響。固有結構論主張我們發現世界的固有結構,唯名論主張我們創造世界的固有結構。

V. 第三戰場:外部解釋(external explanation)

一套科學理論廣為人接受,原因是它可以解釋到各種現象、可以有較少理論假設、可以配合到其他科學理論。這種說法訴諸內部解釋(internal explanation),因為它解釋科學理論為人接受,用的理由全是科學的內部特徵。

與之相對的是外部解釋(external explanation)。假如有人說,某套科學理論廣為人接受,原因是它的提倡者權傾學界、當時的宗教思想支持這套理論、國防部提供大量金錢援助,這個人所用的便是外部解釋──他訴諸的因素全都在科學以外,比如權力、政治、宗教、軍事等社會因素。社會建構論的主張理所當然是:科學理論廣為人接受的原因,一定涉及外在因素。

VI. 慘慘豬

說到這裏, Hacking 忽然筆鋒一轉,開始談論科學戰爭之所以有不少物理學家參戰的原因。他認為這牽涉到不少歷史因素,其中一點是高能物理學(high energy physics)的地位下降。

二戰過後一段時間,大眾媒體報導的物理學消息通常與高能物理學有關。當時的高能物理學有軍方資助,一度被譽為「科學界的皇后」(the queen of the sciences)。可是,冷戰之後高能物理學開始失勢,研究資助被大幅削減,反而固體物理學(solid-state physics)愈來愈受歡迎,當中的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甚至成了新任科學皇后。高能物理學的博士開始找不到工作,轉而投身華爾街。發展到當代,連固體物理學的博士也難找到學院工作,但他們往往可以轉投相關產業,有時風險高,但收益也相對豐厚。 Hacking 形容高能物理學家失去的不僅是學術資源,還有社會(文化)地位:
High-energy physicists have to some extent lost their cultural authority. By this I mean not just the ability to command vast resources of money and talent, but also the conviction that their life work is deemed to be profoundly significant not only by their peers but also by their culture, or world culture at large. (p. 93)
根據 Hacking 的說法,科學戰爭有部分源於社會建構論者在高能物理學家飯碗不保之際,跑出來叫嚷:「你們研究的東西其實都是社會建構物。」因此特別惹物理學家反感。當然,我相信就算 Hacking 說的是事實,也不代表物理學家沒有其他參戰原因。比如,物理學家可能更傾向認為他們在找尋世界的固有結構,因此更難接受反對固有結構的社會建構論。

最後,以 5 分為標準的社會建構論者, 1 分為它們的標準論敵, Hacking 為自己的立場評分是:
  • Contingency: 2
  • Nominalism: 4
  • External explanations of stability: 3
Hacking 在這章的例子都是自然科學(例如 Maxwell's equations ,被我略去),到第四章以精神醫學為主題,第五章集中講虐待兒童,第六章講武器。直到第七章,他才以白雲石為例,進一步說明這三個分數的意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Why Ask What? 
第二章:Too Many Metaphors
第三章:What about the Natural Science? (閣下在此)
第四章:Madness: Biological or Constructed?
第五章:Kind-making: The Case of Child Abuse
第六章:Weapons Research
第七章:Rocks
第八章:The End of Captain Cook
特別呈獻:《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總評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