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第七章

《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有八章,但與社會建構論有關的只有首七章,所以第七章同時是社會建構的最後一章。這章以白雲石(dolomite)入題,不過許多化學說辭我都不明白,因此只記寥寥幾點。

Photo by Daniel Seßler on Unsplash

I. 白雲石研究

白雲石的故事分兩部分。
第一部分是傳統研究。傳統研究又分兩派。一派以法國地質學家 Déodat Gratet de Dolomieu 為首,其後由瑞士化學家 Nicolas Théodore de Saussure 進一步推廣。白雲石的英文名稱 “dolomite” 便是 Saussure 以 Dolomieu 的名字命名。這派認為白雲石含有大量鋁(aluminum),無鎂(magnesium)。 1792 年, Saussure 提出這個想法, Dolomieu 附和。

另一派最先由意大利地質學家 Giovanni Arduino 提出,他認為白雲石以鎂為主,提出的時間甚至比 Dolomieu 討論白雲石還要早十二年。事實上, Arduino 的看法才是正確的,但學界花了十多年才脫離 Dolomieu-Saussure 的看法。

傳統研究有許多題目,例如怎樣「白雲石化」(dolomitize)和「去白雲石化」(de-dolomitize),或是怎樣解釋地球一度擁有豐富白雲石。不同時代的研究題目固然會變,但當代出現更根本的改變,那便是從納米細菌(nanobacteria)著手研究白雲石。

納米細菌的研究方向出現得十分偶然。它的其中一個源頭是,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Eidgenössische Technische Hochschule Zürich,ETH)的研究生 Crisogono Vasconcelos 在里約熱內盧附近的潟湖籌備論文,巧合地發現白雲石,同時發現上面有硫酸鹽還原菌(sulphate reducing bacteria)。由於當時已經有研究指出硫酸鹽會妨礙白雲石形成, Vasconcelos 的發現於是帶動另一個研究方向:白雲石的形成本質上是納米細菌的活動。就我所知,納米細菌的存在在當代應該仍備受爭議。


II. 外部因素

Ian Hacking 在上一章說到,武器研究受科學以外的因素影響,例如激光研究與國防部注資脫不了關係。這一章強調另一個因素:人際網絡。

舍勒(Carl Wilhelm Scheele)、普利斯特里(Joseph Priestley)和拉瓦節(Antoine Lavoisier)研究氧氣,三者都有貢獻,但光環大多歸拉瓦節所有,因為拉瓦節最能掌握氧氣的本質(雖然他當時稱之為 “pure air” )。白雲石的研究卻相反。 Arduino 說對了白雲石的構成, Dolomieu 說錯了,光環卻歸 Dolomieu 所有,除了白雲石的名稱,甚至十多年的研究都是以 Dolomieu 一派為藍圖。(順帶一提,白雲石的英文維基條目完全沒有出現 “Arduino” 。) Hacking 認為,這是由於 Arduino 在當時的歐洲地質學遠不及 Dolomieu 有名,畢竟 Dolomieu 可是「拿破崙的科學家」。

人際因素在白雲石的納米細菌研究上比較複雜。開啟這方面研究的 Vasconcelos 當時只是 ETH 的研究生,而且他的指導教授還是個女人。 ETH 在那個時候剛開始接納女性研究員,他的主張無疑較不受重視。(OS:Hacking真敢說)納米細菌研究進入學者的視野,與這方面的學者 Judith McKenzie 用盡方法擴展社交網絡不無關係:撰寫研究論文、聯結學術同伴,令這派的聲勢更加浩大、令其他學者更難忽視她們的意見。(在第七章 “Judith McKenzie” 這個名字是忽然出現的。 Hacking 行文沒說過她是 Vasconcelos 的指導教授,網上也找不到相關紀錄。)

更甚者, McKenzie 研究白雲石的設備,有部分在愛達荷能源實驗室(Idaho National Engineering Laboratory),因為她所屬 ETH 沒有那些設備。但她為何能用其他實驗室的設備?原因應該顯然易見。可以想像,如果她沒有良好的人際網絡,許多白雲石的研究根本不會誕生。

除此之外,白雲石研究為何會受重視?最早是由於德國地質學家 Christian Leopold von Buch 提出一個假設:舉凡山巒起伏之處,皆與白雲石的成分鎂有關。這個宣稱固然聳動,但社會從來不缺乏聳動的宣稱,例如每隔幾年就有一兩隻蠢蛋宣稱「哥德爾定理證明世上沒有絕對真理」。為甚麼 von Buch 的說法會受重視?因為 von Buch 本來就是在德語圈極有影響力的學者,他的說話份量本來就非同凡響。

最早期研究白雲石,有部分是因為覺得白雲石的地點可以指示出貴重礦物的位置。後來這個興趣變了,因為開始有人認為白雲石可以指示的不是貴重礦物,而是石油的位置。講得白一點,上一章說研究武器是因為有錢,這一章說研究白雲石是因為想要錢。無論哪一點,都是科學外部的因素。

III. 三個爭議點

在這章結尾, Hacking 以白雲石研究為對象,重提他在第三章提出的三個爭議點:偶然、唯名論、外部解釋。同樣, 5 分是標準的社會建構論, 1 分是敵對立場。

A. 偶然(contingency)

和第三章一樣, Hacking 強調自己認為白雲石的研究只有 2/5 是偶然的,但在這章他終於肯說這個 2/5 指的其實是:一旦問了有關白雲石的問題,答案基本上已經決定好。
My score on contingency is only 2 out of 5 precisely because I hold that once the questions are asked, the answers are predetermined. (p. 205)
然而,我們究竟會不會對白雲石感興趣、會不會問有關白雲石的問題,卻是另一回事。 Hacking 認為我們的興趣源於我們想要石油,若果興趣不一樣,問的問題也不一樣,白雲石研究很可能會是另一副模樣。換句說話,如果不是限於某些問題已問的情況,我想 Hacking 在這一項的評分可能是 4/5 或者 5/5 。

B. 唯名論(Nominalism)

白雲石是不是這個世界內部結構的一部分? Hacking 覺得不是,因為他認為白雲石是 “messy mixtures formed by mysterious processes” ,而且是由於人類的興趣而出現的類別:
Dolomite is a peculiarly human sorting, one that would have little significance, in the cosmic scale of things, had it not assumed such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search first for minerals and then for oil. (p. 206)
在唯名論這一項, Hacking 自評 4/5 ,幾乎就是標準的社會建構論者。但我實在不明白為甚麼這項會這麼高分,畢竟 Hacking 也清楚白雲石有公認的化學結構 CaMg(CO3)2 。更重要的是, Hacking 認為只要白雲石的問題一旦問了,答案大致也決定好,然而,如果白雲石不是這個世界內部結構的一部分,實在難以想像白雲石研究的答案怎樣「大致決定好」。
 
C. 外部解釋(external explanation)

最後一項 Hacking 甚至不預置評,因為他所謂的「外部解釋」是指「以科學外的因素來解釋某個穩定發展的研究」,但他認為白雲石的研究一直都不穩定。化學成分鎂有穩定的研究,而且主要訴諸科學內部的因素──例如發現甚麼現象、有多少證據、有甚麼科學假設──,但白雲石卻是另一回事。

不得不說,第七章實在令我讀得非常痛苦, Hacking 的寫法有時相當不清晰,而我的化學知識亦十分匱乏(就是完全無知啦!)。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章的主旨:石頭是一般被視為最真實的物件,但 Hacking 想用白雲石研究顯示它沒有我們想像中那麼真實,而有可能只是社會建構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Why Ask What? 
第二章:Too Many Metaphors
第三章:What about the Natural Science?
第四章:Madness: Biological or Constructed?
第五章:Kind-making: The Case of Child Abuse
第六章:Weapons Research
第七章:Rocks (閣下在此)
第八章:The End of Captain Cook
特別呈獻:《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總評
技術提供: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