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總評

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 是 Ian Hacking 在 1999 年出版的個人論文集。我本以為它是類近「科哲普」(科學哲學-普及)的專著,但其實裡面的文章全都在不同場合發表過,潤刪過後才併湊成這本書。那些文章的發表場合包括專業期刊 Canadian Journal of Philosophy 和專業論文集 How Classification Works: Nelson Goodman Among the Social Sciences ,全非為普及而著。

I.先打個分數

仿效 Hacking ,我也為這本書評個分。

  哲學濃度:4/10
  困難程度:5/10
  滿意度:7/10

首先,這本書雖然有哲學術語,但大致都是軟哲學──你不會見到失控的術語海、不會見到眩目(但友善)的邏輯符號、不會見到抽絲剝繭的推論,甚至連抽象內容也不多。每章都有一個主要的哲學論點,一個籠統、粗略、大概的哲學論點,然後用塞滿一整章的歷史事件來佐證這個論點。這本書雖然以哲學為主題,每章寫一個核心的哲學觀點,但除了首兩章,其他章大多篇幅都是具體事件,是以哲學濃度只有 4/10 。

書中的術語分兩類。較多解釋的與主旨有關,須搞懂;較少解釋的只是邊緣概念,明個梗概便可。比如,第六章引入術語「知識形式」(form of knowledge),那一章基本上都圍繞這個術語而寫,不能不懂。相較之下,第三章出現拉卡托斯(Imre Lakatos)的術語「研究方案」(research program),並再細分「進步」(progressive)和「退步」(degenerating)兩種,但要讀懂該章的意思,毋須跑去研究拉卡托斯的定義,明白上下文已足矣。然而,這些術語對沒有科學哲學背景的讀者始終是障礙,因為不懂這些術語,自然也難以判斷術語重不重要,讀起來肯定感困惑。

這本書的難位反倒在哲學以外的背景預設。第三章一開始便講九十年代的「科學戰爭」,行外人根本不知道發生過這件事,不自己查資料,肯定不知道 Hacking 在說甚麼,因為他未報告便開始評論。第八章講庫克船長(Captain Cook),一時描述經過,一時摻雜評論,時序亂七八槽,有時連哪些是資料(data)、哪些是兩位人類學家對資料的詮釋(interpretation of data)也纏繞不清。這些情況經常出現。第三章開始,我每篇筆記都要查兩三個小時資料,因為 Hacking 的陳述方法完全靠不住。此外,有些字其實有典故,要查過才會發現,理解的意思也會截然不同──誰會想到「Star Wars」指的不是電影,而是美國在八十年代的戰略防禦倡議?這本書的困難程度有 5/10 ,小部分是哲學術語,大部分是非哲學的背景預設。

整體而言,我對這本書相當滿意。在哲學層面,第一章寫得尤其好,其次是第二章。就具體的事例而言,第四、五、六章都是佳作以上。這本書的結構也十分清晰,除了最後一章天外飛來,首七章都可以看到清晰的遞進。書名「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第一章釐清這個「What」可以指不同層次的東西,第二章釐清「Social Construction」的意思,第三章討論最真實、最不像社會建構的自然科學,第四章探討兼備自然科學和社會面向的精神異常,第五章是只有社會面向的虐待兒童,第六章將五個知識領域扣連到非科學的因素,第七章以白雲石總結前六章的討論。第一、二章有哲學洞見,第三到第七章開眼界,第八章可以當成 Hacking 在講笑話,加上整體而言不難讀,所以我的滿意度有 7/10 。

不過滿意歸滿意,同不同意就是另一碼子的事。

II.究竟是 X ,還是 X 的觀念?

「X 是社會建構的」,當中的「X」指甚麼?在第一章, Hacking 區分三個層次,但他實際用到的其實只有其中兩個層次:「X」可指物件(object),也可指物件的觀念(idea of object)。白千層並非由社會建構,但白千層的觀念是社會建構物。相反,聯邦儲備系統的觀念由社會建構,聯邦儲備系統本身同樣是社會建構物。這個區分甚有洞見,但看下去卻逐漸浮現兩個問題。

Photo by Med Badr Chemmaoui on Unsplash

第一個問題是,這個區分沒有我想像中那麼清晰。有甚麼東西的觀念不是由社會建構?可以想像一個孤獨的山林野人將一個球狀物叫做「Wilson」,他對這個球狀物的觀念不由社會建構。這有部分可能是由於他沒有在任何社會生活?但我們在這個社會的觀念呢?我們對夸克的觀念、對貓的觀念、對球形的觀念、對彌天棧道的觀念(馬鞍山山腰的棧道),似乎全是社會建構物?是嗎?為甚麼?

第二個問題是,每當具體討論某個 X 是否社會建構物, Hacking 自己也總在物件和觀念兩個層次游移不定。最明顯的例子是第五章講虐待兒童, Hacking 某些用字似是在說「虐待兒童」由社會建構,但也有不少似在說「虐待兒童的觀念」由社會建構。兩者的分別可以十分微妙。假設 Hacking 的說法正確,「虐待兒童的觀念」在六十年代才出現,在這以前並不存在。再假設某個三十年代的貴族喜歡找無辜的小孩子出來,用火燙他、用水淹他、用刀割他。這情況下
  1. 那個三十年代的貴族虐待兒童
是真的還是假的?假如 Hacking 只說「虐待兒童的觀念」在三十年代不存在,那麼三十年代仍可以有虐待兒童,我們仍可說 (1) 是個真的句子、正確地描述三十年代發生的事。情況好比,我們未想到「粒子」這個標籤,不代表粒子在這以前不存在。可是,若果 Hacking 主張的是「虐待兒童」在三十年代不存在, (1) 似乎便得是假句子,因為若果虐待兒童在三十年代不存在,自然也沒有人在三十年代虐待兒童──儘管當時有用火燙、用水淹、用刀割的事件。「虐待兒童在六十年代才誕生」明顯比「虐待兒童的觀念在六十年代才誕生」更為聳動,同時也更加反常識。 Hacking 有時似是在做聳動的宣稱,有時卻像四平八穩的說某個觀念的誕生過程。

III.機制化?理論化?約定化?

觀念的誕生過程可以很複雜,但最重要的里程碑肯定是有重要的構機將它明確寫出來。譬如,在 1948 年以前人類已經有人權的觀念(the idea of human right),但聯合國在 1948 年 12 月 10 日明確定立世界人權宣言,肯定是人權觀念誕生的標誌事件。我們可以說世界人權宣言將人權的觀念機制化,英文是 “institutionalised” 。

第五章探討「虐待兒童」是不是社會建構物, Hacking 做的事基本上只有一件:羅列各種將虐待兒童機制化的事件。將「虐待兒童」寫入醫學索引(Index Medicus)、通過針對虐待兒童的法例、建立保護兒童(免受虐待)的機構、出現家庭暴力懺悔會等等,都是將虐待兒童變成某套機制的過程。第四章探討精神異常, Hacking 討論智力障疑、精神分裂、自閉症,重點同樣放在這些病症的機制化過程,例如 12 項首級症狀(First Rank Symptoms)的醫學機制和精神疾病診斷手冊的修正。不過,他也顧及一些尚未變成明確機制一部分,但相當接近的情況,例如由某個有影響力的精神分析師提出的某個有影響力的理論。

英文的 “institutionalisation” 意思可以很廣。有明確的相關機構和法制固然是一種 institutionalisation ,但有時社會上的約定俗成也算是廣義的 institutionalisation 。比如, John Leslie Mackie 在 Ethics: Inventing Right and Wrong 第三章討論 “institution of promising” ,說的不是專門管理承諾(promise)的機構,而是我們社會有關理承諾的約定俗成和社會風氣──在此我僅用「約定俗成」和「社會風氣」來捕捉 “convention” 的意思。我粗略將這個廣義的 “institutionalisation” 分成三個意思:

(a) 機構和法制 --- (b) 主流理論 --- (c) 約定俗成/社會風氣

精神異常和虐待兒童有社會面向,討論社會建構往住需要觸及相應的機構和法制。自然科學未必有機構和法制,但若果認為夸克(quark)由社會建構,難免要討論夸克理論成為主流理論的過程。倫理學議題上的社會建構論者最關心的層面,反而在於約定俗成和社會風氣。最標準的例子是性別(gender)。

via FHProductionHK

「性別」是否由社會建構,固然要考慮機構和法制上的因素,例如哈佛大學在 1963 年才開始將學位授予女畢業生、社會實行一夫多妻的婚姻制度,同時也須顧及無形的社會風氣,例如一直有大學教職員認為女人邏輯比較差、社會普遍崇拜有多個女友的男人而蔑視有多個男友的女人。決定「男人」和「女人」──以及「男女的性別二分法」──是不是社會建構物,最重要的因素不是男人和女人在機構和法制上的差別待遇、不是甚麼男人理論女人理論(例如啲濕鳩弱智性別星座理論),而是滲入骨髓的社會風氣,因為這些風氣才是衍生出男女機構法制、男女理論的根源。

性別、種族、職業、地區、階級都可以有社會建構論者,而這些議題的核心都是社會風氣。時至今日,英國貴族在體制上的特權比以前少得多,亦已鮮有人敢公開提出理論主張貴族有別於平民,但哈里和梅根幾句話就可以成為全球報紙頭條,單純的「八卦心理」實在無法解釋社會狂熱的程度──如果換成兩個「平民」的家庭鬧劇,會有天文數字般的點擊率?個人認為更好的解釋是:因為他們是(前)貴族、因為不少人心底仍對貴族有種莫名崇拜、因為社會仍會強化這方面的崇拜(例如放在頭條)、因為這種崇拜有時強到令人下意識誤以為貴族本質上比較優秀高尚、以為貴族和平民是兩類不同的物種。研究「階級」的社會建構論,無可避免要研究這些社會風氣,包括這些風氣的 institutionalisation ,不過 Hacking 這本書基本上只針對機構法制和理論方面的 institutionalisation ,在社會風氣上的著墨甚少。

IV.說清楚一點、寫小心一點

社會建構總伴隨解放(liberating)?不一定。 Hacking 的反例是厭食症(anorexia):即使承認厭食症由社會建構,這對厭食症患者依然沒有任何解放效果。然而 Hacking 的用字卻叫我吃一驚:
Take anorexia, the disorder of adolescent girls and young women who seem to value being thin above all else. They simply will not eat. Although anorexia has been known in the past, and even the name is a couple of hundred years old, it surfaced in the modern world in the early 1960s. The young women who are seriously affected resist treatment. (p. 2)
沒錯, Hacking 直接將厭食症寫成女性追求纖瘦而患上的疾病。這個寫法的問題十分明顯:男人也會患厭食症,只不過實際數量遠不及女性患者多。換句話說, Hacking 用了女性主義者十分反感的寫法:根據社會對厭食症和對女性的刻板印象下判斷。 Hacking 出過不少社會科學的書和文(其中一本有講厭食症),在這些議題應該更加敏銳才對。

厭食症的例子相信是 Hacking 寫得不小心,以致寫錯。這本書有其他地方未至於寫錯,但寫得不夠清楚。我心目中的範例是他在第三章引入的三個爭議點:偶然(contingency)、唯名論(Nominalism)、外部解釋(external explanation)。這三個爭議點在第三章講自然科學時出現,在第七章講白雲石時再出現,除此之外便近乎絕跡。究竟這三個爭議點只限於自然科學,還是在其他領域也適用? Hacking 從來沒有清楚的說法,更遑論這三個爭論點本身也有不清楚之處──例如他在白雲石議題上竟然有 4/5 傾向唯名論者

V.總結

這本書最抽象的一章在第二章,最哲學的一章在第一章,其他章都是用十分具體的手法討論十分具體的議題,具體到令人以為自己在看社會史書籍。不熟悉科學哲學可以讀得懂,但要有心理準備偶然會出現不太重要的術語。完全未讀過哲學,頭兩章讀起來可能有點吃力,後面的章節未算難讀,但要提醒自己搞清楚每章的主旨,否則容易迷失在資料浪潮之中。對性別、種族、階級等議題的社會建構論有興趣,基本上不會在這本書讀到相關討論,但第一和第二章提供不錯的概念基礎,對將來閱讀具體文獻或有幫助。如果想當閒書輕鬆讀,找其他書來看會比較好。

後記:我組了個讀書組看這本書,從 2021 年 2 月底開始,每週討論一章,到 4 月中看讀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Why Ask What? 
第二章:Too Many Metaphors
第三章:What about the Natural Science?
第四章:Madness: Biological or Constructed?
第五章:Kind-making: The Case of Child Abuse
第六章:Weapons Research
第七章:Rocks
第八章:The End of Captain Cook
特別呈獻:《Social Construction of What?》總評 (閣下在此)
技術提供:Blogger.